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八十二章 金钱豹的身份

    “只怕,余大侠、姜大侠遇到的麻烦要比我们大的多。”司马台苦笑一声。    “也许,姜大侠就是和余大侠在一起呢。”司马安说道。    “对呀,余如凤和周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八大杀星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古木和尚一拍桌子。    “走,现在就出发!”聂飞站起身来,就往外走,众人在聂飞身后紧紧跟随。    破烂胡同,众人很快就找到了那条胡同。    “这里。”司马台一指胡同。    “这里?”肖志远大惊失色。    “肖大侠的意思是说这里太破旧了吗?”司马台笑道。    “不错,这里实在是太破旧了。”肖志远点了点头。    “这是这条胡同破旧,然而黑煞的地下宫殿却是奢华。”司马台笑道。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聂飞问道。    “聂大侠,黑煞本就是与天行宫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本没有想到会是黑煞动的手,遇见八大杀星才知道是黑煞出手了,而且我们四大天王也只是知道黑煞有一处地宫,极其奢华,却也不知道,在通州的什么地方。”司马台说道。    聂飞点了点头,司马台、司马安、陆小川、尚筱彤四个人在前面走着,其他人在后面紧紧的跟着。    一个人在胡同里等着他们,这个人个子不高,身材很胖,打远一看就跟一个肉球相似,手里拿着一根紫金降魔杵。    “各位,别来无恙啊。”那矮胖子一抱拳。    “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黑煞八杀星之一的寸土兄。”司马台一抱拳。    “几位,少在这里装客气了,老大飞鸽传书跟我们弟兄们说,你们背叛了天行宫,我们起初还不信,今日一见,果然是这么回事,你们还杀了我们四位杀星。”寸土冷冷的说道。    “寸土兄,可是你们也杀了我们五个人。”司马台笑道,“这样算来,你们还占了不少便宜。”    “我们老大知道你们一定会来,特意让我在这里等着,你们果然来了,请随我来。”寸土在前面带路,众人在后头跟着。    众人左转右转,来到了一个亭子前,寸土一拧亭子上的机关,石板一动,出现了同向地下的石阶。    众人顺着石阶而下,在寸土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了一处大厅,大厅正中间坐着一个人,这个人穿绸裹缎,正是金钱豹,金钱豹身后站着三个人。    一个一身绿袍,身后背着一柄开山钺,此人正是桑木。一个一身黄袍,腰间带着一对利斧,此人正是乌金。一个一身黑袍,拄着一根铁拐杖,此人正是断山。    “各位,别来无恙乎?”金钱豹笑道,放下手中的茶碗。    众人一看屋子里还摆着三把椅子,这三把椅子自然要神剑大侠聂飞、剔骨刀常平、古木和尚三个人去坐,其他人在三人背后一站。    “各位,我金钱豹也就开门见山了,要动手的话,我们人少不占着优势,不过嘛,有几个人在我的手上。”金钱豹笑道。    “谁?谁在你的手上!”聂飞死死的抓住椅子的扶手。    “聂大侠这不是明知顾    问了吗?”金钱豹笑着看向聂飞,“自然是姜如龙、余如凤、周雪和于思思。”    “你把他们怎么了!”古木和尚一掌打碎了椅子的扶手。    “倒也没怎么,只是把他们锁在了我的地宫里,没吃没喝而已。”金钱豹拿起茶碗,喝了一口茶。    “你!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混蛋!”肖志远两眼发红,这里本来没有他说话的份,但是现在肖志远已经是忍无可忍了。    “肖少侠,这里好像没有你说话的份吧。”金钱豹冷笑一声。    聂飞、常平、古木和尚死死的盯着金钱豹,他们等着看金钱豹接下来说什么。    “各位,你们要去杀仙山昆仑岛的昆仑道人,这件事早已经在江湖上轰动起来了,我想天行宫的四大天王也应该告诉各位了,黑煞得以建立,背后就是因为有天行宫的支持,如今天行宫的两位宫主都死了,我杀姜如龙他们四个人也不过分,不违背你们这些大侠所说的侠义吧。”金钱豹笑着看向聂飞等人。    “那么,金先生,我们要救姜如龙这件事情,也不过分,不违背侠义道德吧。”聂飞冷笑一声。    “如此说来,聂大侠今天是非动手不可了吗?”金钱豹微微一笑。    看来,金钱豹并不畏惧这一战。    “金先生,今天聂某人把话说在当面,如果今天金先生放人,我们绝不会去找金先生,你任何的麻烦,我们两家井水不犯河水,可是,金先生今天如果执意不放人,就休怪聂某人和我身后的朋友,无情了!”聂飞一拍椅子的扶手。    “哈哈哈哈!聂大侠好生的威风啊!”金钱豹哈哈大笑起来,“四大天王!还不回来吗?”    四大天王微微一笑,向聂飞一抱拳“聂大侠,对不起,我们兄弟四人该回去了。”    众人一见不由得脸色大变,四大天王已经站在了金钱豹的身后。    “聂大侠,这一下,你还有信心和我金钱豹动手吗?”金钱豹笑着看向聂飞。    聂飞的脸色大变,一会青,一会白,自己这边目前能打的人也只有自己、常平、古木和尚、肖志远、柳飞雪和赵明华。    六个人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聂飞的额头已经见了冷汗。    “聂飞!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金钱豹把茶碗一摔,吩咐一声,“动手!”    八个人刚想拉兵器过去,就听屋外有人喊道“且慢动手!我们来了!”人影一晃,闪进来四个人。    金钱豹一看这四个人不由得大吃一惊!聂飞众人一看进来的四个人却是喜出望外。    原来进来的四个人正是姜如龙、周雪、余如凤和于思思。    “你们!你们居然从那间铁房子里跑了出来!”金钱豹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你的铁房子确实厉害,不过老鼠更厉害,我们是从老鼠洞里跑出来的。”姜如龙笑道,“金钱豹,你的计划落空了吧。”    “好!好!好!姜如龙!我确实低估了你的智谋!”金钱豹一抖身上,把长袍删掉,“姜如龙!让老夫会会你的武功!”    “金钱豹,这一次护    心软甲穿好了吗?”姜如龙大笑起来,问道。    “臭小子,老夫想杀你还用得着这些东西吗?”金钱豹大吼一声,抽出一柄长剑,剑光一晃,直奔姜如龙刺去。    姜如龙手使湛卢宝剑,使出绝技追魂夺命十八剑来。    两个人在大厅里身法变换,剑招神出鬼没,一交手,眨眼之间就是三百招没有分出高低胜负。    聂飞在旁静静的看着,转头问常平“兄弟,你觉得金钱豹的步法、招式有些眼熟吗?”    “嗯,总感觉似曾相识。”常平点了点头,“怎么看怎么像姜陆。”    “我虽然看着金钱豹的武功、步法和我兄弟很像,但是怎么会是他呢?姜陆早已经离世二十一年了。”聂飞说道。    “可是,我们谁都没有看见姜陆被杀不是吗?”常平冷笑一声。    “就算我兄弟没死,但是他怎么会对自己的孩子动手呢?”聂飞不解,满头迷雾,他真的想不出来这其中的原因。    此时,姜如龙抓住了金钱豹剑招中的一处破绽,宝剑奔金钱豹刺去,金钱豹一看不好,赶紧转身闪开,却没有想到姜如龙手中的剑招是虚招,手上才是实招。    姜如龙另一只手直奔金钱豹面门打来,金钱豹一看掌风凌厉,赶紧使了一招缩梗藏头,但是反应多少还是慢了一些,姜如龙这一掌擦着金钱豹的脸划过,却没有想到撕掉了金钱豹脸上的面具!    聂飞和常平一看这张面具底下的这张脸,不由得大吃一惊!    这张脸正是姜陆的脸!    “是你吗?兄弟!”聂飞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姜陆倒退数步,甩脸看向身后的八个人“上!杀光他们!”    “姜陆!你到底要干什么!”常平大喝一声。    “干什么?我要亲手杀了他!”姜陆用手一指姜如龙。    “什么!”姜如龙大惊失色,“爹!你为什么要杀我!”    “呸!我不是你爹!你爹已经死了!”姜陆吼道。    在场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谁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聂飞!我告诉你!二十一年前,找你去的人并不是我!”姜陆手中宝剑一指聂飞,“那是我的胞弟,姜岳!他和我长得一模一样!自从你我黄河之战一别,我本有心回归田园,却遇见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昆仑道人门下弟子一意孤行陆伯贤,他把我带去了仙山昆仑岛,跟着昆仑道人学习武功,然而我练成满身武艺,想要重出江湖,却没有想到,姜岳顶着我的名号,玉面神君姜陆的名号招摇撞骗!我没有办法,做了一个假脸,化名金钱豹,藏身江南,依靠天行宫的势力创建了黑煞,姜岳已经娶了媳妇,天行宫的二宫主晨阳爱上了他,她以为他是姜陆!姜岳没有办法,只好把你,聂飞找过去,带他的老婆走!现在这个孩子已经长大了,聂大侠,你也用心教他武功,也算做到了仁至义尽,可是他是个野种!”    姜陆浑身发抖“姜如龙!你听明白了吗?你爹不是我,而是姜岳!一个地痞流氓!”    姜如龙倒退数步,一口血喷了出来,他才知道,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报仇,却一点意义也没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