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一百二十七章被围观我做坏事肿么办,急!

  因为灭绝师太这个老尼姑居然想出手偷袭,他想给这老尼姑留个教训,于是周恒这一剑稍微用了些力气,眼瞅着灭绝师太的手臂没等一会就红肿了一片。  而周恒就势左手连点,将灭绝师太穴道封住,然后回头看着六大派喝道:“你们在座的各位,还有谁不服?”  就在这灭绝师太偷袭的一瞬间,又是一招,灭绝便被周恒击败并且败得极惨,直接被擒了,身陷敌阵。  顿时,就看见六大派鸦雀无声,这乌泱泱的数百上千人里面,竟无一人敢站出来挺身应答。  不过这也实在是怨不得他们,不是他们不给力,实在是眼前的这人剑法太过恐怖。  要知道他这个变态与张三丰真人战成平手,一招败峨眉掌门,就凭借这等剑术,他也能傲视武林,逍遥自在了,毕竟在场的无一人是他敌手。  而在短暂一刻沉寂之后,那些峨眉弟子到是有了些勇气,俱都拔出宝剑,齐声高喝:“你放了我师父!”  这个一重重叠叠的声音传进了周恒的耳朵里,他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似乎有些似曾相识啊,这不就是葫芦娃救爷爷嘛?  而一旁的纪晓芙、周芷若、丁敏君三女也齐声为在灭绝师太求情,请求周恒别伤害她,这样下来周恒倒是成了里外不是人。  就看见周恒对他们说道:“哈哈,你们大胆放心就是,我留师太一会,是有话要说,等此事一了,我自然便会放了师太的。”  而有了周恒的这句话,那边峨眉弟子便放心不少,不过他们当下也不敢冲过去,有些投鼠忌器,怕把周恒逼急了,就对灭绝师太下手了。  而就看见周恒看向少林、崆峒、昆仑等派问道:“嗯哼?怎么没人敢来我周某人一战了么?”  周恒知道想要和这些人好好谈谈,必须将这些人打服了才行,要不然他取出视频叫这些人过来观看,他们能过来才怪,这也是他为何擒下灭绝师太这个刺头的原因,一手大棒,一手萝卜,这个道理向来都是适用的。  可是的等周恒喊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回应,反倒是无论正邪两派都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废话,你这个变态谁敢上去。  只看见周恒还继续问道:“哈哈,还有谁不服,可以一起上来啊。”  一边的华山二老早就领教过周恒厉害,本来不敢出战,可周恒这一说可以一起上,心里不由得一动,相视一笑,便是答应了以少敌多,当即和别的门派的掌门人对望一眼,然后就看见他们两个跑去和昆仑派何太冲夫妇商量了一阵,这才站出来说话。  “嘿嘿,周法王,既然你说可以一起上,刚好我们华山派内现在就藏有一套乾坤反两仪刀法,他们昆仑派又有一套天地正两仪剑法,正好可以组成一个阵法,我们两派商量了一下,我们二人与何太冲伉俪一起联手出战,不知是否可以啊?”  这不要脸的华山二老虽然想以多敌少,但是人家将其中的玄机讲的清清楚楚,如此光明磊落,到是让周恒颇为欣赏。  “好,好,好,话是我说的,那就请四位出招吧,我周某人也正想领教一下正反两仪的玄妙。”周恒也不去拿挂在腰上的倚天剑,便要空手与他们对敌。  就看见那何太冲夫妇和华山派的高矮二老分站四角,两刀双剑在日光下闪烁不定,忽然之间四人齐动。  那何太冲出招攻敌,班淑娴正好在周恒的退路上伏好了后着。  而高矮二老跟着施展反两仪刀法,两仪剑法和反两仪刀法虽然正反有别,但均是从八卦中化出,再回归八卦,可说是殊途而同归,数招一过,四人越使越顺手,两刀双剑配合得严密无比。  周恒凭借自己那超乎想象的神识,在四柄刀剑之中闪躲纵跃,竟然找不到出招的机会,不禁暗自埋怨自己太过托大。  而周恒自己观察着正反两仪的刀剑之阵,发现正反两套武功联在一起之后,阴阳相辅,竟没丝毫破绽。  不到一会,数十招已过,周恒已经险象环生,甚至衣角也被何太冲一剑削下,这可是自从他剑法大成之后从未有过的情况。  一时间站在一旁围观吃瓜的明教众人担心不已,而正派弟子欢欣雀跃,终于有办法可以对付此人了。  可是他们高兴的太早了,周恒凭借神识对他们套路和行动的解析推演,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已经想到了破解的法子,只见他以指代剑,忽然点在华山二老高个老者的刀上。  就看见那刀忽然反其道行之,由斩向周恒突然一转朝他右侧的班淑娴砍了过去。  班淑娴正待出招,忽见寒光一闪扑面而来,顿时吓的激灵,连忙举剑去挡,‘铛’的一声刀剑相交,各退了半步。  周恒也抓住机会,又在何太冲剑脊上一点,那宝剑也调转方向,朝华山二老矮个老者削去,那矮个老者也是不防,急忙用刀一架,两人也各自推开。  无论正邪两边的人都奇怪不已,不知道这四人好端端占了上风,怎的突然互相拼杀起来。  只有一边的杨逍表情怪异,似是对周恒这招有些熟悉,有些动作和自己教派的至高武学怎么这么像。  只看见班淑娴骂道:“你干什么,怎么忽然对我动起手来。”  而华山二老里面的高个老者委屈道:“我也不知,他在我刀上就这么一点,便成了这个样子。”  何太冲对那矮个老者也是这般说法,四人这时才知道,原来是周恒捣的鬼。  “哎呀,周法王,你这是什么妖法?”  就看见周恒笑道:“嘿嘿,此乃本教镇教神功《乾坤大挪移》!”  而他一说完,明教众人一片哗然,自从阳顶天教主失踪以后,‘乾坤大挪移’这门神功就跟着他消失不见,如今神功又现,那在法王岂不是已经知道阳教主的下落。  一边的杨逍暗自点头,果然是‘乾坤大挪移’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不由得心中一喜。  就看见何太冲夫妇和华山二老对望一眼,虽然不知道这门功夫有何妙处,但刚才一见颇为不凡,不过他们都暗自觉得,若是自己小心,就必定不会出现刚才的问题了。  几人连忙招呼一声,又同时朝周恒攻上去了。  周恒故技重施,又一指点在班淑娴剑上,班淑娴剑势不由自主朝矮个老者扫了过去,矮个老者无奈,只有横刀招架。  而就在这时,周恒抓住机会一拳轰在刀剑相交之处,这等寻常兵器如何能承受他的力量,顿时应手而断。  周恒先是连发一阳指,将这两人穴道点住再说。  而身后何太冲和高个老者已然来救,不过正反两仪刀剑阵已破,周恒哪里还怕他们两个,接连闪开两次攻击,寻个破绽在两人身上各点一指,这两人就此也进入了俘虏名单。  一时之间,华山、昆仑两派,见主事人被擒,同样投鼠忌器,不敢冲上来,其实冲上来也没用,这两派加起来就这四个高手,其他人上来都是送菜。  如此,华山、昆仑、峨眉、武当武派尽败于周恒之手,只有崆峒和少林还未出手。  就看见周恒含笑看着少林众人:“几位大师,不知贵派有什么想法?是否也要斗上一斗?”  这少林空智大师是六大派西征明教的总首领,率正派群侠攻光明顶,此时五派皆以落败,他在不说话,实在说不过去了。  只见空智和身旁的师弟空性两人耳语了几句,便站将出来,朗声说道:“我少林,执天下武林之牛耳怎可做那趁人之危的事,周法王已经连斗几场,贫僧自然不能占这个便宜。”  而一旁的崆峒派,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七伤拳了,不过看着情况怕是还没打到周恒就被他给一剑戳死了,再加上老大哥少林派已经表态了,他们也就顺着这个台阶下去了。  就看见崆峒七老对着周恒也说道:“嘿嘿,我们崆峒派向来光明正大,也是这个意思。”  无论正邪两派,所有人此时这个心情啊!翻译成现代话就是:“靠,你们不无耻能凉凉啊!”  他们这明明就是怕了人家,偏偏说的大义凌然,特别是一边那个划水的崆峒派,就你那个七伤拳也叫光明正大?同归于尽,害人不浅的光明正大嘛。  一边的周恒也暗笑,不过他知道既然少林退却,那也是该办正事的时候了。  “哈哈,既然几位大师,不愿动手,可否和武当派诸侠一同过来叙话,当着几派掌门的面,我有件大事要和诸位商议。”  周恒站的位置是在广场正中,明教的人马离他和正派人马的距离是一样的,所以空智等人不必担心这是个圈套。  而空智看了一眼武当派的宋远桥,正好宋远桥也像空智看来,两人相视点头,便道:“既然周法王邀请敢不从命。”  就看见空智、空性和武当诸侠一同走到场中,周恒没有将灭绝师太等人的穴道解开,而是将他们都搬到一起。  为了让几派放心,周恒并没有叫明教的高手一起过去。  就看见那边白眉鹰王皱着眉头道:“哎呀,周法王要搞什么?怎么神神秘秘的,要打就打,不打就让他们滚回去。”  一边的韦一笑现在认准了周恒当主人,自然是向着辛寒说话:“哼哼,你个白毛鹰,你都多大岁数了,火气还这么旺盛,我家主人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这韦一笑说的轻松,他周围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嗯?主人?”  一边的鹰王也颇为震惊:“嘿嘿,就你个老蝙蝠,你什么时候有主人了?”  而韦一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将之前的事情一说,当众人得知,连韦一笑韦蝠王这等天下第一的轻功也在周恒手里吃了大亏的时候,在场的众人也更加对周恒佩服无比。  就看见周恒将几派掌门和做主之人弄到一起,将之前的摄影机假装从怀里取出来,然后,打开屏幕,按动播放键。  这些人从来没见过如此稀奇古怪的玩意,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暗自猜测这位武功高绝的明教法王在弄什么玄虚。  众人围成一圈,就连被点穴的灭绝师太几人目光也不由自主的朝频幕上落去,就见周恒按动了一下,上面便出现画面来。  这画面上几个人正在争吵,无论声音,样貌都栩栩如生,如同真人一般,好似有人以通天手段将这些人装到这小小盒子之中。  接下来,几人便被这画面吸引,他们都认出,画面上的人,是杨逍、韦一笑、和五散人等明教首脑。  首先争吵的内容是教主的人选,他们暗自点头,传言明教为了教主之位才弄得四分五裂。看来传言不虚。  让在座的众人没想到的是,随着争吵加剧,杨逍等人竟然动手争斗起来。  一边的宋远桥总觉得这是明教内部的问题,自己等人堂而皇之的观看有些不妥,便开口问道:“不知道周法王,让我们看这个有何用意?”  就看见周恒笑道:“这是半个时辰前,光明顶内部发生的事情,大家不要急,慢慢看,这关系到武林的安危。”  几派高手都有些诧异,不知道你明教内部的问题,和武林的安危有什么关系,不过他既然这样说了,也不像无的放矢,便耐心看了下去。  接下来几人争斗的正激烈,一个黑衣人忽然出现偷袭,成功将杨逍等人击伤。  就看见一边的空性眼尖忽然道:“这是园真师侄,怪不得上了光明顶后我就没见到他。原来是办了这件大事,果然不愧是空见师兄的弟子。”  他这番话说的洋洋得意,好像在说,你看我一个师侄几乎就将明教团灭了,不过他一想,便觉得不对,杨逍等人好好的在此,那园真师侄不就危险了。  而空性顿时大怒:“周小子,你赶紧将我师侄放了。”  一边的空智还算比较理智,知道周恒给他们看这个神奇的东西,必有用意,当即喝到:“师弟,住口,一切等看完了再说。”  空性被师兄这一说,立刻闭上嘴,不再言语,眼睛死死盯着屏幕,他想看看明教到底把他师侄怎样了。  而接下来的事情,倒是让这些高手大吃一惊,这园真制服明教几人之后,便将自己是成昆的事情说了一遍,与阳顶天夫人私通,害的阳顶天夫妇惨死,又为了报仇杀了自己徒弟一家,引诱徒弟谢逊滥杀无辜。  当宋远桥听到园真的讲诉时,才知道自己原来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一边的空智和空性,更是不敢相信空见师兄竟是这个孽徒害死的。  再当成昆说道想在光明顶安置炸药,要将六大派和明教一网打尽的时候,这些人更加不能淡定了。  视频最后,周恒废了成昆的武功也被记录下来,视频一放完,空性怒道:“哼哼,你这是假的,一切都是魔教的妖术。”  而宋远桥为人稳重,沉着,虽然他觉得周恒拿出这件东西非常神奇,但他看上面的东西却并不像假的。  此刻他站出来道:“诸位稍安勿躁,我们请周法王来解释一番不就明了了么。”  就看见周恒拿着摄影机道:“这件东西是我偶然间得到的宝贝,有记录影像和声音的功能,能把一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完整的记录下来。”  一边的空性又道:“空口无凭,你怎么说就怎么是了。”  周恒笑道:“这样吧,我们请武当派的莫七侠,表演一段剑法,我用这个当场记录下来,大家一起见证如何。”  而莫声谷一愣,没想到周恒居然会点自己的名,他看见宋远桥对自己点头,便道:“好,那我就练上一趟我们武当的入门剑法。”  他也不傻,这东西若是真能记录,到时候他练得剑法还不被周恒学去?自家的入门剑法流传甚广,就无所谓了。  就看见周恒点点头打开摄影功能:“莫七侠,请!”  就看见莫声谷走到众人身前先是抱拳一礼,然后一趟武当入门剑法如行云流水般施展开来。  而一边的围观的正派弟子,和明教中人都不明白莫声谷为什么会忽然演练剑法,但见他剑如游龙,将一套武当入门剑法发挥的淋漓尽致,不管正道明教都大声喊起好来。  等到,那莫声谷练完之后一收招后,对着一边围观他练武的众人问道:“怎么样?”  就看见周恒道:“哈哈,莫七侠好剑法,我已经都录下来了,大家现在可以看看了。”  等莫声谷走了回来后,周恒才在众人眼前点开播放模式,之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又重新在众人眼前放了一遍,就连正道明教两方面的人叫好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而一边的宋远桥点头道:“看来这件东西,果然如周法王所说可以记录发生过的事情,那这么说,成昆一事便是真的了!那炸药一事可就.........”
推荐阅读: 《沧神途》 《至尊狂刀》 《怪谈物语》 《驴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