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七十九章:地洞石屋

    叶不凡将战利品打扫了一番之后,得到了一颗二品血晶和数颗一品血晶,刚好为消耗一空的二品血晶做了补充,当然其中最大收获就是领主级的符纹骨了。    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洞穴,很宽敞,按照这里环境来说,这里算是不错的居住地了。    由于娄金狗的天赋能力,石壁面上还算是平整,地面上的除了有些长草之外,并没有什么杂物,可是,叶不凡依旧还是不会舍弃他那个最初的容身之地—家。    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这里,他的实力经此一战,己经验证了他现在己经是一方领主级的实力了。    ………    叶不凡回家中,贪婪吸了一口周围的空气,时至今日,以他的实力完全不用住在这个窄的洞穴了,完全可以收些小弟过上舒适的领主生活。    但是叶不凡喜欢这个狭小到不足二十五平方的地洞穴,不一会儿,长途跋涉的疲倦席卷全身上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    次日清晨。    叶不凡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呻吟道:“这一觉睡得可是舒服啊!可谓是睡到自然醒啊!”    随便吃了点肉干,垫肚子。    便开始了今天的工作,走出洞穴外,找了一些碎石和柴火,架起来了一个大铁锅,取出黑重水放在一旁,将多罗果淀粉取出和一些黑重水混在一起,搅拌活匀后。    生火将这些多罗果淀粉加热,不一会儿后,锅内便化作一团乳白的面浆糊,随后他将洞穴挖填处理之下,大至弄成了一个正方形,在外面找来了一些石头。    以如今的念鬼剑削铁如泥都不在话下,何况这些石头,轻易削成了石板,将它们一一的铺在洞穴的地面上,用多罗果粘合剂一一连接在一起。    然后这些天,叶不凡将领主级符纹融炼进念鬼剑之后,不断的往返蝙蝠洞与家两处,主要是削一些硬度还算可以的石砖。    材料都顺利收集好了之后,叶不凡准备借这个机会,好好的淬炼一下身体,为自己突破第六重垫定基础。    随后他找来四根木柱,作为支撑点,撑住洞穴内的四个角,将它们牢牢固定好之后,开始沿四周开始扩宽洞穴。    叶不凡这些日子里,觉得浑身每一块的肌肉都在颤抖,不自主地颤抖,他仿佛失去了对身体的任何控制。    没想到在地底建房子是那么的难,而且为达到炼体的目的,他没催动体内的一丝精元,纯肉身肝。    他张大嘴,就像被丢上岸的鱼,一动不动。这炼体,可炼得真彻底啊,叶不凡感觉连脑子里似乎都在抖。    叶不凡此时身体内体力,在如此极限的劳动中,消耗得一干二净。    又过了一会,叶不凡恢复了些力气,他挣扎着站了起来。他转脸看了一眼脚边完成一半的深沟,他准备挖个壁炉,为接下来的寒冬做好准备。    深深地吸一口气,他又跳进沟内,开始沿着土壁往上挖穿,叶不凡机械地挥舞着双臂,速度飞快。    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干这建筑工人的活。随着肉身的淬炼,他开始懂得如何在一边挥舞着双手,一边身体毛孔自主的张开汲取着周边的那股神秘力量。    两天后…洞穴被他扩宽至五十平方多宽,壁炉的基形,也挖了出来。    叶不凡有如泥人,只露出一双眼睛,无声地笑了笑,他盘膝坐了下来,运起了化魔决,开始疯狂吸食着血晶的能量。    叶不凡睁开眼,神光湛然。这次打坐修炼,整整一晚上了!叶不凡心中充满欣喜,他能感受身体的变化。    “”这岛上的神秘力量,果然神奇非凡!以前也不知道如何吸食这力量,没想到竟然通过这种方式吸食入体内,强化自身。    也不见叶不凡如何用力,身体就像有一根无形绳索,被往上提,他就这样站了起来。    这空灵岛中游离的让妖兽异化的神秘力量的好处,此时就开始显现出来。    他身上的肌肉本就因为半妖白虎血脉的原因,坚硬如铁,又带着惊人的韧性。    所以,他此时突破到第六重之后,肉身堪比筑基境修士实力,浑身的每块肌肉,似乎经过重新锻打。    肌肉间的缝隙更小,更紧凑凝实,这丝细微的变化,使得他的力量,陡然上升三成有余,他不需要动用念鬼剑,便可以轻易地用把手插进青石之中。    看了看满身的泥污,他也不恼,叶不凡早己经习惯了这种泥污的处境,并不在意。    叶不凡发现,自己的皮肤上的虎斑纹,开始呈现出一种奇异的紫金色的纹理光泽,有点像金属光泽。    啧啧称奇,叶不凡心想,这就是半妖的特点吗?随着力量越来越强,血脉的力量也会越来越强,这也是老爹他不让自己修炼的原因吧!怕到时候半妖的身份一但暴露,迎来的可就是灭顶之灾了。    叶不凡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自己这些日子的成果,忽然心中涌起万丈豪情,喊道:“来吧!”    叶不凡不打算时间浪费在休息上了,天气越来越冷了,冬天就要来临了,如果不在那之前将地洞石屋盖好,以他光滑的皮肤可抵挡不这寒冬的说,所以他的时间是很宝贵的。    叶不凡手一伸一提,有如灵蛇般,卷起十多块石砖,他直接扛在肩上,他只觉肩上陡然一沉,双脚立即深陷泥中。    “不用精元,那可真沉啊!”这些石砖全都由蝙蝠洞石壁上的之前黑曜石生而成的地方,伴生过黑曜石的石壁削制而成,自然也不会那的普通的。    虽然体积样子与寻常石砖差不多,但是重量却是大的多了。若换一个普通人,十块多压在肩上,登时会不会被压成肉泥不说,肯定会被压得一命呜呼。    叶不凡稳住身形,长长吐出一口气,从铁锅中己经取来的一桶多罗浆糊提在手中。    咚咚咚!    叶不凡几下子就将石砖砌在土墙上了,石砖一块一块整齐地堆码起来。    叶不凡在洞穴内飞舞的身影,时而舒展,时而卷起,时而绷直如刀,在石砖墙的缝隙间穿梭往返。    叶不凡神色肃穆,两眼蒙上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芒,身影飞舞得越来越快,空气中留一道道漂亮的白色轨迹。    力量和速度,被叶不凡发挥到极致,双手恍如花朵绽放,叶不凡越发熟练,逐渐扎实的手法,此时亦发挥得淋漓尽致。虚扬的双手始终笼罩在无数此生彼灭的残影之中。    石砖砌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地向上攀升。这样的速度,亦石墙码得越发的高耸而立于叶不凡身前。    地洞石屋的进度极快,左叶不凡工作极其投入,在这空灵岛神秘力量的好处刺激下,进入浑然忘我的境界,痛苦并快乐着。    一但体内的神秘力量积蓄过多,便打坐使用血晶进行修炼,身体便会强上一分。    然后,再继续工作,再打坐修炼,机械地反复重复。叶不凡飞舞飞燕步的身影也变得普通了此多,那份华丽的美感消失一空,取而代之的是精准和简洁。    叶不凡仿佛不知疲倦兴奋的工作了一整天,直有到晚上,他才会停下来,坐在未完工的石屋内,补充水份和体力,坐一旁新弄的石桌石凳上进食。    当第二天清晨,他会准时起身,重新开工,动工动土时隔一个星期后。    叶不凡眼前出现了一个焕然一新的石壁墙面,他连走道都行扩宽,刚好容下一人站立出入,洞外他弄了一个石头盖子盖住,以他现在的力量可以轻易的移开。    还仿照家乡的样式,弄了一个石炕床,还有一个壁炉,上面架着一个大铁锅,用来煮食,上面做了一个烟筒直通地面,上面用石头掩盖好了,不会被轻易地发现这。    随着他这一个星期的身体淬炼成果,虽然并没有突破到第七重,但是身体的强度可提升得与原来并不是一个档次存在了。    叶不凡满意看了看这一个星期的成果,石炕床,石桌,石凳,地板,石墙,石天花顶,壁炉铁锅,这才是一个人该有的基本生活条件啊!    叶不凡心中被眼前这一幕,轻易的感动到流下了泪水,这些东西放在外面,也只不过是普通普通的物件,根本不值得感动。    但是在叶不凡眼前这些东西比起任何东西都要宝贝令人感动。    (遇上了值得高兴的事,就要好好庆祝一下,不是吗?)    叶不凡脑海里突然回想起花傲雪曾经说过的话,喃喃道:“是要好好的庆祝一下,既使只有自己一人!”    叶不凡想到这里,便提着念鬼剑,走出洞外,闭着眼睛倾听着四周的动静。    不一会儿,耳朵微微一动,叶不凡睁开了双眼,顿时运起许久没有动用过的精元,丹田运转发力。    刹那间身体内的经脉如久旱逢甘霖,涌入全身,周身逼逼啪啪的骨骼响声,身形如电,轻如飞燕,几个身形急转,如同幽灵一般飘荡在这丛林之中。    一只正在幸福的啃食着食物的房日兔,突然四耳晃动,听到了动静,就要急忙向一旁草丛钻入逃离这里。    然而,叶不凡的速度更加的快,剑光如电,刹那间闪过房日兔子的咽喉处。    房日兔到死都没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就一命呜呼了。    “今天的晚餐是烤全兔喽!”叶不凡高兴的提着兔子往洞穴内走去,至此叶不凡终于在空灵岛上站稳脚跟,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的小心翼翼的苟活着了。    看来叶不凡在空灵岛上会有一个不错的冬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