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六十九章 阵痛

    “费列丝娜,你知道拉姆丁王朝的破灭吗?”    “嗯。”费列丝娜认真的点点头,等待着老师的下文。    “那么你觉得苔丝?月华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斯科拉现在觉得自己无喜无悲,对于即将到来的人生结局反而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苔丝?月华吗?我想想……”费列丝娜回忆着拉姆丁王朝的全部故事,脑海中不断的闪过苔丝?月华曾经做过的事情。    良久之后,费列丝娜自信的抬起头,认真的看着老师。    “我觉得,苔丝?月华称不上昏君,更称不上暴君,我觉得她只是一个时运不好的君主罢了。”    费列丝娜语出惊人,没有想过隐藏什么,也用不着隐藏什么,老师和自己相处这么多年,没必要在她面前藏着。    而斯科拉只是点点头,便是对对方的肯定。    “然后呢?”    尽管是自己的学生,但这些年来还是不甚了解。自己虽然知道了她接下来会说什么,但是终究还是猜不透她的内心。    “一个国家的灭亡怎么能够简单的归咎于一个人呢?尽管苔丝?月华是拉姆丁王朝的最后一个实权皇帝,但是对于整个国家的掌控,怎么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呢?”    “接着说吧。”    “首先,国家的意志并不只是任由当时的皇帝掌控的。根据史料记载,我们可以从中分析并察觉出其中国内与皇帝对立的势力不下于五个,而皇帝能够真正号令的军队和组织将会变的极为有限。”    “这些势力错综复杂的将皇帝胁迫在一个边缘的位置,这也是苔丝?月华初期所面临的极大困境。”    “面对周围强敌环泗,苔丝在政治和经济上做出了极大的让步,这也是一直以来被人称为昏君的所在。”    “苔丝有限度的将国家资源通过私定的协议和国外势力达成合作,扩张了自己的影响力。但是随着一系列的合约签订,国内的不满和声讨越来越严重。”    “那么,费列丝娜,你觉得当一个国家怨声载道的时候。这个国家还能够继续延续下去吗?”    “能!”费列丝娜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这也是苔丝后来做的事情,她将国内的不满和愤怒通过一系列的引导,愤怒的矛头指向了苔丝月华的反对势力。”    “于是苔丝?月华乘着敌对势力忙于处理各种暴乱的时候,趁机夺权。”    斯科拉见着费列丝娜越说越兴奋,却没有阻止她,而是冷静的看着。    “苔丝在这方面做的很棒,甚至可以说是极为出色的表演。她先是利用当时的议会,当议会一半的人都反对自己的时候,直接将原本和其他势力敌对的普通人拉入了议会,扩大了议会规模。”    “当自己的势力在议会中占有一席之地的时候,果断的关闭议会,开启了暂时全民投票。通过对敌对势力的污蔑,获得了广大普通人的支持,将贵族们架空到了一个层面上。”    “贵族们的权力由此彻底被苔丝?月华所掌控。但是这也成为了后来贵族们造反的借口和原因。”    “那你觉得拉姆丁王朝灭亡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斯科拉再次说到。    “贵族们对于权利的渴望,淹没了她们的理智!”    “尽管贵族是一个国家的最为基本的组织保障,可是,如果贵族多的数量远胜他国的时候,所滋生的欲望也会变的极为可怕,而君主残暴不仁,成为了她们最后的借口。当贵族们已经成为国家社会的毒瘤的时候,就应该果断的拔出,而不是软弱服输。”    “绝对的权力,带来的并不是绝对的公正。就算暴君横行,也好过连年的天灾人祸。”    “所以………这就是你的决定吗?”斯科拉缓缓说道。    “……老师,这是什么意思?”斯科拉从老师的话中感觉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你知道吗?贵族们最后造反的时候,为什么所有人都反对苔丝?月华吗?”    “不太明白……”    “因为,苔丝皇室,并不是只有月华这一个皇家成员啊!”    “与其被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皇帝听之任之,倒不如选择一个对自己好很多的皇帝。你难道不知道贵族的起义军尽管被镇压了,可是她们拥立的皇帝却成为了压垮苔丝月华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这……”费列丝娜,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她也曾想过这个国家真正灭亡的原因,却没有想到,贵族们似乎原来也不知一个选择啊。    “我来告诉你吧,拉姆丁王朝,连年的内战,消耗了国家的大量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就算最后是苔丝月华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可是整个国家的命运却已经不再是由她掌控。”    “尽管月华活着的时候能够压制一切隐患,压制一切反动势力,可是月华死后,这一切都会烟消云散。她的继任者,她心慈手软留下的妹妹,成为了压垮她的国家最后的一杯水。”    “她对于自己的妹妹,教育从来都是放之任之,甚至将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拍给她的妹妹。这种极为不负责的培养接班人的行为,将她的妹妹培养的极其糟糕,甚至还闹出了那些难民为什么不吃肉的想法。”    “至于她妹妹上位后的昏招频出,就是另说吧,这就是我想要告诉你的道理。”    “那些贵族宁愿选择了一个昏庸无能的皇帝,也不会选择一个强势勇敢,凶悍的皇帝。而皇帝为了避免这种,通常都会让自己的接班人远离朝政,而这也是国家内忧外患的由来。”    费列丝娜长大着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难道应该说自己还年轻,以后一定能生出女孩的?或者说白雪的性子就不适合成为接班人?    正巧一个侍卫来她的身边,对着斯科拉行李之后,在费列丝娜的耳朵边上嘀咕了几句,费列丝娜点点头,她便离去。    “好吧,我明白了。谢谢老师讲授的课程。我还有政事需要处理,那我就先走了。”费列丝娜起身,对着老师歉意的说到。    “你知道了吧~…”    ......    树林中商道上,三个壮汉正在将几棵砍倒的桦树和松树连着枯枝一块拖到道路中间设置路障。道旁两边的草丛和树后各有几名手持战斧、短矛、阔剑等长短轻重武器的大汉,在道路对面一处突起的岩石下还有一个身背箭囊手持短弓的箭手。    伊利丹伏身在一颗倒地的枯树后面,迅速抬头观察一下又赶紧缩了下去,如此数次,她已经基本摸清了这伙强盗的情况,于是转身贴着地面往奥多妮娜几人藏身的巨石转移......    回到藏身的巨石,接过卡扎克递过来的水囊,伊利丹咕噜咕噜的灌了一大口,放下水囊抹了抹嘴,对盯着她的几人说道:“情况不妙,敌人比我想像的还要强,她们有十一个人埋伏在道路两侧,人人手持重兵利刃,还有一个弓箭手。”    众人倒吸一口气。    “那我们之前的计划就行不通了,咱们才五个人,若是对方都是强兵壮汉的话,一旦被粘上我们跑都跑不掉。”奥多妮娜分析了形势。    “可是任由这样下去,就算咱们避开了伏击,一旦这伙人摸清了我们的虚实,到时候强攻而上我们照样抵挡不住,剩下那些流民都将是待宰的羊。”巴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敌我力量的悬殊超过了伊利丹的预料,强攻而上必然损伤惨重,可是如果让她们继续在旷野中坠着,一旦摸清了南下队伍的虚实,还是会选择强袭.....    一种局势失控的无力感渐渐涌上伊利丹心头,就像去年冬天荒原上那次遭遇狼群一般。    ?形势危急,伊利丹额头已经渗出薄薄一层密汗。她闭上了眼睛,仔细搜索着脑海中原主的记忆,从她幼时接受训练到随父东征一次次险战再到山谷中与群狼野兽搏斗……可这些片段都没有告诉她该怎样面对如此危局。    “指望不上你了!靠自己吧。”    “比错误决断更蠢的就是不做决断。”伊利丹心中默念着下了决心。    “我们改变一下计划,除了武器和水囊,大家将身上多余的东西全都卸下来,藏在这块巨石下面。一会儿我们对那些盗匪发动突袭,我一旦下令撤退,大家不可恋战,立马随我撤退。若敌人没有追击,我们就伺机继续偷袭,直到她们被灭掉或是逃走。如果她们追击,大家一定要紧随我撤离,然后死死拖住她们,为队伍通过争取时间。记住,无论如何不能掉队。明白没有?”    “明白!”众人轻声齐答。    几人悄悄摸到了树林道路附近,她们已经能听见不远处传来的低声交谈。伊利丹身体伏下,将几只轻箭叼在嘴里,用胳膊肘着地向前爬行,身后几人也趴到地上向前摸去。    大道一侧土坎上的灌木丛后,两个强盗正蹲在那里全神贯注地盯着大道的北边,灌木丛的旁边,三个手持短刀和手斧的盗贼正在几颗松树后面尽力隐藏身形。
推荐阅读: 《御风战神》 《杀死那个逝界》 《怪谈物语》 《精灵之传奇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