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一百零一章 圣箭抗敌(求月票!!!)

    巴伦帝国第三十六任国王维克美梦正甜,外面躁乱的声音惊醒了正在熟睡的他,猛地起身坐了起来,骂道:“这是哪个混蛋弄的声音,让我知道了,我一定杀他全家!”     他身旁早已睡着的美女睁开朦胧的双眼,绵绵说道:“陛下,这是怎么了?怎么那么吵,人家才刚睡着嘛。”     维克捏了捏妃子的嫩脸,嘿嘿笑道:“我的小宝贝,等我出去看看。”说完,起身披上一件外衣向外间走去。     维克能坐上巴伦帝国皇帝的宝座并非幸至,虽然他好色,但是,他在重要的事情面前经常会表现出睿智的一面,正是因为他的果决、睿智,才得到了魔导师瓦尔特的赏识,在他庞大的影响力之下,才能让他从几位皇子中脱颖而出,三年前继承了登基为国王,有了今天的地位。     作为巴伦帝国的帝王,阴狠毒辣是他的基本素质,对待敌人,他是从来不会手下留情的,巴伦帝国内的阴暗势力在他的强权控制之下,到也相安无事,国库随着灰色收入的不断,越发充盈了。     走到门口,守在外面的侍女赶忙将门打开,维克沉声喝道:“四卫何在?”     四条身影闪电般突然出现在维克面前,四人都是一身黑色的劲装,同时躬身道:“见过陛下。”     这四个人是瓦尔特帮维克精挑细选的护卫,他们的功力之高,连瓦尔特都赞不绝口,曾经先后十余次将进宫刺杀维克的刺客斩杀,并未他完成过许多任务,深得维克信任。     “恩。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他所居住的大殿,出于安全的考虑,周围都是密封走廊环绕,由众多护卫把守着,在门口是无法看到外面情况的。     为首的护卫水天低声道:“陛下,外面出事了。刚才瓦尔特大人命令所有护卫监守岗位,似乎来了刺客。而且,外面的植物不知道为什么,都疯狂的长了起来,异常迅速的蔓延着,那些疯狂增长的植物几乎袭击了所有巡逻的卫兵,现在大部分卫兵都被植物卷住身体,失去了战斗能力。”     维克微微皱眉,眼中精光大放,冷笑道:“不知道又是哪里来的不怕死的,走,出去看看。”     他脸上没有一丝吃惊之色,淡然自若的表情显示着他的王者之风,四名护卫守在他四周向外走去,当维克走到宫殿门口时,以他如此阴沉的性格也不禁惊呆了,宫殿门外的植物全都变了样子,至少也是以前十倍以上大小,那些植物仿佛都活了似的,不断的扭曲着,看上去极为诡异。     “这,这是怎么回事?”维克惊讶的问道。     正在这时,一根粗壮的树藤突然快速的冲了过来,向维克缠绕而来,树藤带起的风声使维克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正好拌在背后地面的门槛之上,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他身旁的四名护卫闪电般挡在他身前,蓝、红、青、黄四色斗气迸发而出,那冲击而来的树藤顿时被压的粉碎,但植物们并没有停止攻击,发现人类气息的他们,开始不断的向宫殿大门攻击着,直到大门破碎。     维克的四名护卫显示出强大的实力,各自抽出自己的兵器,在强横的斗气作用下,任何植物都无法越雷池一步,纷纷消失在他们的攻击之中。     维克惊魂稍定,心中顿时大怒,自从继承了皇位以来,他还没有这么狼狈过。     自己明是一国之主,居然在家门口受到了袭击,庞大的植物遮挡住他的目光,使他无法看到外面的情景。绿色植物的不断轰击,虽然被挡住了,但四名护卫暂时也无法冲出去。     正在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去吧,散落的风刃。”     大片青光从天而降,攻击宫殿的植物几乎全被腰斩,四名护卫顿时压力一松。     瓦尔特从天而降,落在宫殿门口,微微施礼道:“陛下,您没事吧?”     维克怒哼一声,道:“现在还没事,法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植物都发疯了么?竟然攻击人。”     瓦尔特苦笑道:“这完全是人为造成的,如果我判断的不错,应该是精灵族的魔法,不过,这个魔法所覆盖的面积如此之大,显然是精灵族非常高级的魔法,老臣也无法阻止这个魔法的完成,现在只能等待着魔法效果消失,您还是回殿里去吧,那样会安全一些。”     维克皱眉道:“精灵族?精灵族为什么会向我巴伦帝国的皇宫用高级魔法?咱们好象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仇恨吧。这些可恶的精灵居然敢挑衅我的权威,真是该死。”     瓦尔特叹了口气,道:“陛下,难道您忘了两年多前抓来的那个精灵族公主么?这仇恨不但有,而且恐怕还很深。”     当初,贵族将精灵公主献给维克的时候他就不赞成。如果泉依只是玩弄个普通精灵到也算了,但这精灵公主在精灵族的地位非常显赫。     当时他就想到,精灵族必然会前来营救,甚至与巴伦帝国为敌,虽然一再阻止,无奈维克看上了精灵公主的美貌,硬是驳回了自己的建议。     两年的时间过去了,一直没什么动静,过了这么长时间,自己也就放松了,可没想到,今天精灵族终于发动了,在巴伦帝国皇宫最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发动了。     这个奇异的精灵魔法已经给皇宫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但植物的疯长,已经破坏了整个皇宫的布置,各种针对刺客的埋伏陷阱几乎被破坏殆尽,连一些建筑都被破坏了。最让他恼火的,就是自己居然上了当,被精灵魔法引走了。     当他刚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也没敢直接去精灵公主那里,他必须要先来看看维克,对他来说,维克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维克听了瓦尔特的话心中一动,两年前大公爵奉献的那个漂亮的小精灵对他的触动非常之深,虽然那小精灵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但是那冰清玉洁的气质,那如同大师雕琢般的细致五官,那曼妙娇躯,使他情难自已,深深的痴迷。     可是,对于这个自己异常珍爱的精灵公主,却偏偏无法靠近她的身体,每当自己接近她时,就会有一股讨厌的绿色光芒将自己挡在她身体外一尺处。     瓦尔特曾经告诉过他,那个精灵公主身上有着精灵王的血脉,必须要过三年以后,当精灵王血脉的能力消失时,她才能任由自己摆布。     两年的时间过去了,自己确实已经快忘记了那个漂亮的小姑娘,瓦尔特这一提醒,维克的心顿时活络起来。     但精灵族的袭击也让他怒火中烧,不禁沉声道:“您是说,这次皇宫受到的袭击是精灵族搞出来的?一个小小的精灵族居然敢如此猖狂。法师,他们是来救精灵的吧。现在她还被关押在离此不远的宫殿之中,您赶快去看看,一定不能让他们把精灵公主带走。”     对精灵公主的强烈欲望充斥着维克的大脑,炽热的光芒不断在他眼眸中闪烁着,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没有任何一刻能像现在这样渴望得到一个女人。     外面的植物因为刚才瓦尔特强大的攻击几乎被消灭了,已经无法对宫殿造成任何威胁,四卫谨守在宫殿门口,警惕的四下注视着,惟恐有人会威胁到维克的安全。     瓦尔特点头道:“我是不放心您的安危,所以才先过来的,你们一定保护好陛下,我到要去见识见识这些精灵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居然敢在皇宫中来挑衅。”说完,他念动咒语,飘身而起,向不远处的宫殿飞去。     在精灵女王的带领下,黄沧一行人顺利的潜入了巴伦帝国皇宫内部,周围虽然有护卫发现了他们,但那些护卫已经都被植物抓住身体无法阻挡他们前进的脚步,即使一些没有被植物限制的,也无法挡住他们前进的脚步。     精灵女王自己也没想到这个魔法的威力居然如此之大,似乎将整座皇宫都覆盖了似的,在这如同森林中的植物丛中穿行,使她消耗过大的能量恢复了一些。     他们在生长之咒的掩护下,前进的异常顺利,只遇到几拨数量不多功力较高的守卫,都被黄沧和铠顿给打发了。     很快,他们穿过一条走廊,精灵女王眼中精光一闪,指了指左手边的一间宫殿,道:“应该就是那里了,咱们走。”说着,焦急的拍动羽翼急飞而去。     黄沧几个起落后发先至,率先扑到宫殿之前,他低喝一声,双手闪烁起黄中带绿的能量,一团庞大的斗气骤然轰击在墙壁之上,轰然巨响中,宫殿的墙壁顿时倒下一片,路出一个直径两米的大缺口。     “什么人?”     几声暴喝响起,七、八条身影扑了出来,这些人,都是瓦尔特安排看护星儿公主的,外面的情况他们也都已经知道了,所以只能退回到房间之内。     宫殿的墙壁突然遭到破坏,他们立刻反应过来,这些护卫在皇宫禁卫军中都是佼佼者,在发现情况后迅速做出攻击反应,一时间,各种颜色的斗气光芒从黄沧炸开的缺口中扑面而来。     黄沧一惊,但却并不慌乱,这两年多的时间他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比以前成熟了许多,尤其在战斗经验方面,更是成倍的增长。这些扑面而来的斗气虽然强劲,但黄沧完全所能应付的了。     黄沧身体轻轻后飘,双手合十在头顶上方高高举起,一道长达三尺的黄绿色能量刃出现在他双手指尖之上,骤然下挥,包含着巨大能量的固态玄天斗气似乎将空气都撕裂了似的,发出尖锐的啸声,迎面而来的七、八股斗气,在能量刃迎面的劈斩之下,从中裂开,顺着黄沧身体两旁滑过,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黄沧毫不停留,瞬间冲入宫殿之内,双手幻化出无数光网,向殿内的护卫们缠去。     铠顿闪过被黄沧劈开的斗气冲了进去,全身黄芒大放,手中的兵器直奔殿内的守卫,发起强力的攻击。     众护卫显然没想到自己的斗气居然会如此轻易被破,反应顿时慢了一些,当先三人顿时被黄绿色的斗气丝缠绕住身体,在能量冲击之下,被封住经脉,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铠顿在大喝声中从黄沧身体两旁饶出,一刀两斧带起强劲的斗气,将其余几名护卫杀的毫无还。     精灵女王和手下众精灵也冲入宫殿之内,宫殿内空荡荡的,并没有发现精灵公主星儿的踪影,五道绿色的光芒闪过,和铠顿交手的护卫顿时倒在精准的精灵之箭下,在得知自己的族人惨死之后,这些善良的精灵也不在手下留情,五名护卫的额头上都被一支淡绿色的短箭贯穿了。     先前被黄沧斗气封住经脉的三名护卫不禁暗呼侥幸,赶忙闭上眼睛,深怕这些背后长有翅膀的精灵发现自己还活着。     精灵女王四下看了看,指了指上面,道:“星儿在楼上。”     黄沧一楞,宫殿的大厅内并没有楼梯,想上楼,显然需要破除机关。     但是,现在对他们来说时间就是一切,黄沧纵身而起手中幻化出三尺长的能量刃,光芒一闪,一个边长一米的四方形出现在众人头顶上方,轰然巨响下,头上的房顶顿时掉下一大块切割整齐的石头,上面隐隐透出光亮。     黄沧向下拍出一掌,借着斗气反弹的力量,用玄天斗气护住自己的全身,飘然而上,进入了宫殿上层。     星儿正充满期望的坐在床上,不断的祈祷着,心中充满了对自由的向往。     母亲的气息越来越强烈,她清楚的感觉到,那熟悉的生命能量不断的向自己靠近。下面的嘈杂声她清晰的听到了,她想呼喊,但她的说话能力已经被限制住了,在激动之中,她的娇躯微微的颤抖着。     突然,床前不远的地面突然闪烁出黄绿色的光芒,一块地面突然消失了,一条人影带着神圣的白色光芒突然出现,飘然落在自己面前,他手上有一柄黄色的光刃,一身黑衣,看上去年纪不大,但并不是自己的族人,而是人类打扮。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类在看到自己之后,眼中流露出惊喜的神色。     黄沧看到面前这个绝色的小美人,顿时心中大喜,她背后的翅膀和尖尖的耳朵,证明了她的身份,赶忙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急问道:“你是精灵公主星儿么?我是精灵女王阿姨的朋友,是来救你的。”     黄沧的话让她听起来是那么的亲切,星儿的泪水夺眶而出,黄沧兴奋的神色看在她眼中是那么的亲切。她猛的扑入黄沧的怀中,大哭起来,这无声的哭泣使黄沧不禁一楞。。     此时,精灵女王和四位大精灵守护神也飞了上来,其余的人在下面守卫着。     当精灵女王看到伏在黄沧怀中哭泣的星儿时,顿时全身大震,阔别两年的女儿终于又见到了,她的心深深的震撼了,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两行清泪飘洒而下,充满感情的叫道:“星儿——。”     星儿全身大震,抬头看去。     母亲那绝美的面容出现在她模糊的视线中,她看上去是那么的憔悴,一定是因为担心自己才会这样的。星儿张了张口,想叫声妈妈,但她却发不出声音。     黄沧刚才被星儿抱楞了,星儿柔软的娇躯使他脸上一阵发热,此时才反应过来。     看到星儿的样子,黄沧顿时明白她被禁制了。澎湃的玄天真气迅速的输入到星儿体内,冲开了当初瓦尔特所下的禁制。     “妈妈——”星儿哭泣的呼喊着,拍动着自己的翅膀想向母亲飞去,但脚上的锁链却限制了她的行动,使她跌落到黄沧的怀中。     精灵女王飞身而上,紧紧的将自己的孩子搂在怀中,在看到女儿的瞬间,所有的责怪、气愤都化为乌有,搂着自己女儿的娇躯,感受着相同的精灵王血脉,精灵女王的大脑一片空白,不断的收紧自己的手臂,生怕女儿再次消失。     好一会儿,精灵女王才从重逢的喜悦中清醒过来,轻轻的抚摸着着女儿淡绿色的长发,哽咽的柔声道:“乖,星儿乖,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妈妈在这里,以后你再也不会受到伤害了。”     四位大精灵使的眼睛也都湿润了,林森上前将精灵女王和星儿搂入怀中,低声道:“咱们快走吧,这里毕竟是巴伦帝国的皇宫,那些卑鄙的人类随时会赶来的。”     精灵女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点头道:“好,咱们走。”     黄沧正在奋力摧毁那条栓在星儿脚上的锁链,出乎意料的是,以往那无坚不摧的玄天变光刃,劈斩的第一下竟然只将锁链砍出一个小缺口而已,黄沧大吃了一惊,只得朝着那个缺口不断的砍劈着,缺口逐渐扩大,但仍然没有断裂的趋向。     精灵女王一楞,冲黄沧道:“这是什么锁链,这么结实。”     黄沧用玄天变幻化出的光刃她刚才清楚的看到,攻击力之强,只能用叹为观止来形容,但此刻却无法解决那条不算很粗的锁链,不禁让她有些焦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危机感充斥着她的心扉,她清楚的知道,如果这次不能将女儿救出去,恐怕以后将再没有机会了。     黄沧一边努力着,一边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材质做的锁链,居然这么结实。”     铠顿见黄沧等人半天还没有下来,跳到了宫殿上层,正好听到黄沧的话,他凑了过来,看了看铁链,道:“黄沧,你的玄天变不是能够随意幻化出任何形态么?变成锯是不是能快点切断这条锁链啊。”     铠顿最后一句话就点醒了黄沧,黄沧赶忙将黄绿色的能量幻化成锯齿状,快速的在锁链上来回磨了起来,点点火星飞溅而出,那不知名的金属在能量锯的快速拉扯下渐渐变成了红色,周围的温度渐渐升高,缺口扩大的速度顿时快了许多。     “叮——”的一声轻响,在黄沧的不懈努力下,能量锯终于将那条困了星儿两年之久的锁链锯断了。     精灵女王大喜道:“咱们快走。”     林森一把将自己还很虚弱的女儿抱起,一行人迅速的跳到下层的宫殿之中。     他们刚走出宫殿,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想走?没那么容易吧,我们巴伦帝国的皇宫可不是说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     风声响起,瓦尔特的身影落在宫殿门外不远的屋檐上。他手中的流星法杖闪烁着淡淡的青光,凝神注视着宫殿之中的众人。     精灵女王一惊,这个魔法师装束的老人身上散发出的压力是那么的庞大,似乎魔法水平更在自己之上似的,先前使用了精灵禁咒,使她和四位大精灵守护神功力大减,此时见到如此强劲的对手,不禁微微有些色变。     瓦尔特在看到如此多的精灵时也不由得心中暗暗叫苦,这些精灵果然是来救精灵公主的。     而且明显都是精灵族中顶尖高手,尤其是那名精灵族的中年美女,其身上散发出的能量波动之强,似乎也达到了魔导师的级别,现在皇宫内因为植物的疯狂增长而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有人来帮助自己,这么多强悍的精灵,恐怕未必是自己对付的了的啊!     黄沧看了精灵女王一眼,他清楚的知道,再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精灵女王他们就要消失了,而皇宫阔大,前面还不知道有多少阻拦。     精灵女王那充满担忧的目光深深的触动了他的心。他毅然冲精灵女王传音道:“阿姨,你们先走,这个魔法师交给我来对付,我的能力是任何魔法都无法伤害的。”     精灵女王急道:“不行,要走一起走,虽然这魔法师修为不弱,但大家联手,应该也还容易对付。”     黄沧扯住精灵女王的手臂,看着她那苍白的脸色,沉声道:“阿姨,你们快走,为了精灵族的延续,您是绝对不能有事的!我绝对没问题,您就放心吧。”     他双臂用力,猛的将精灵女王托了起来,在她的惊呼声中,用玄天真气将她甩了出去,黄沧的力量用的很柔和,虽然将精灵女王送了出去,但却绝不会伤害到她的身体。     林森知道此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冲黄沧说了声一切小心,就带着精灵族人向外冲去。     在他怀中的星儿公主,深深的看了黄沧一眼,眼眸中充满了关切的神情。     临走之时,那几名精灵使弓箭手还各自送给维克一支急劲的精灵之箭,着实吓了瓦尔特一跳,赶忙将正在吟唱的攻击咒语硬生生的转成防御,这才能够勉强抵挡住一轮攻击,但精灵箭造成的强大冲击,还是使他脸色一阵发白。     铠顿清楚的明白,自己留在这里也没用,还会让黄沧分心,于是便扭头而去,穿过眼前的花园,冲到外面开路去了。     精灵族无论魔法师还是弓箭手,都是远程攻击的高手,正需要他们这样的强大战士来帮助才能更好的发挥出自己的优势。     瓦尔特在防御住精灵箭的攻击后不禁楞住了,这群强大的精灵竟然全都撤走了,反而留下了一名人类少年,这也太小看自己了吧。     他自然不能让精灵们如此轻易的离开,正准备去追精灵,却发现了更另他惊讶的事情。     那看上去相貌平庸的少年双眸中电射出两道寒光,一股中正平和的庞大气势从他身上散发而出,顷刻间罩向自己,虽然距离足有几十米之远,但比瓦尔特却感觉到自己仿佛赤裸的站在那少年面前似的,心中竟然升起了恐惧的感觉,这平凡的少年给他唯一的感觉就是两个字——强悍。     这种强悍的感觉,即使从巴伦帝国皇帝维克的四名护卫身上他都没有发现过,为什么如此年轻的少年会有这么强大的功力?     瓦尔特一边疑惑的看向黄沧,一边默默的念起防御咒语,狂躁的风壁在他面前升起,形成坚实的壁垒,在青色的壁垒遮挡下,比因落格才感觉舒服了一些。     他心中暗想,如此强悍的敌人绝不能留下,趁他落单,先将他击杀后,再去追那些精灵也来得及。     淡淡的白色光芒从黄沧身上升起,在心态恢复平和之后,他第一次调动起自己全部的能力,前所未有的庞大能量从银色金身处流遍全身,他觉得自己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身上每一处所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那种可以操控一切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面前的就是大陆三大魔导师之一的瓦尔特,但他却感觉到自己有完全的把握可以和面前这个魔法师对抗,内心中充满了强烈自信。     在黄沧惊讶的注视下,瓦尔特从屋檐上飘飞而起,就那么漂浮在空中,不断用他听不懂的巴伦帝国语言吟唱着咒语。     黄沧心中一凛,瓦尔特距离地面有接近五十米的距离,这样的距离不但让他很难攻击到,而且瓦尔特上散发出的青光还会将其他敌人引来,自己恐怕就难以脱身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想到这里,黄沧默默的念动咒语,顿时金色的能量弓出现在黄沧的手臂上。     黄沧抓住能量弓,在玄天变的幻化之中,一支黄绿色的长箭出现在弓弦之上,大喝一声,他将能量弓拉成满月,凝神注视着天空中的瓦尔特。     玄天之箭产生的巨大攻击力使得空中瓦尔特大吃一惊,那只金黄的巨弓拉开,产生的无形压力使他险些喘不过气来,黄绿色的长箭在自己眼中已经变成了一支死亡之箭,似乎随时可以带走自己的性命似的。     自从魔法修为达到魔导师级别以后,瓦尔特还是第一次产生这种无力的感觉,心中一凉,赶忙加紧念动自己即将完成的咒语。     黄沧一咬牙,大喝一声,在瓦尔特咒语即将完成之际将长箭放了出去,尖锐的破空之声刺激的他耳膜生痛,黄绿色的光芒朝着瓦尔特方向电射而出,瓦尔特的魔法几乎同时完成了,剧烈的风元素在他身前骤然膨胀起来。     但是,让他恐惧的事情发生了。那黄色的能量箭以自己难以看清的速度似乎没有受到任何阻隔似的从自己的魔法中一穿而过,他下意识的想用流星法杖去挡,尖风却已经从他耳边一掠而过,尖锐的啸声震慑着他的心魄。     玄天变之箭突破了瓦尔特的魔法,顿时让他全身大震,但是,他心中的震惊远比精神力受到的震荡要深的多,如果刚才那只黄绿色的长箭射的是自己的要害,恐怕现在自己已经死了,大意轻敌之下,自己竟然险些命丧在神奇的一箭之下。     瓦尔特心中充满了疑问,那个少年为什么会对自己手下留情呢?为什么不直接射杀自己,能够跟精灵族在一起的人类,箭法怎么会差的了,他就那么静静的漂浮在空中一动不动,陷入了呆滞之中。     瓦尔特是后怕,而黄沧则是后悔,已经两年多了,虽然有空的时候他会经常练习箭法,但也许是天赋不够吧,练了这么长时间,仍然很难取准,他哪里是手下留情,而是射偏了。     突然,周围风声响起,他感觉到有人向这边来了,见空中的魔法师似乎并没有再向自己攻击的意思,赶忙展开身形,追着精灵女王消失的方向而去。     维克手下的四名护卫飞身而至,他们看到漂浮在空中的瓦尔特,疑惑的看了看被破坏的宫殿,恭敬的问道:“大人,您看到敌人了么?精灵公主是不是已经……”     瓦尔特从呆滞中回醒过来,他身上的魔法袍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瓦尔特叹息一声,道:“敌人出乎意料的强大,他们已经跑了,我现在以陛下的名义传令,立刻发动所有还能动的了的人手给我追,同时,命令全城戒严,务必要将那些精灵给我抓回来。所有能住人的地方都给我进行地毯式搜查,尤其是十几个人在一起的陌生人,更要严密的搜查,只要发现精灵的踪迹,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将人留住,一定不能让他们跑了,我现在去见陛下。”     说完,念动咒语朝维克居住的宫殿飞去。     一边飞着,瓦尔特的心中难以平静,刚才那少年射出的一箭给他带来的震撼,使他的心头不断的颤抖着,虽然活了八十岁,但他还不想死,如果刚才那一箭取了自己的性命,那自己就将失去所拥有的一切。为什么他不杀我,我明明是他的敌人啊!死里逃生的瓦尔特心中对黄沧不禁升起了一丝好感。     维克居住的宫殿门口,早已经聚集起那些从植物中挣扎出来的和原本就没有被植物控制的士兵,他们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森严的守卫着。     看到瓦尔特的到来,赶忙恭敬的行礼。     瓦尔特排众而入,进入到宫殿之内。     维克正在来回的度步,瓦尔特一提起精灵公主,他心头的热度就没有丝毫减退的痕迹,可因为刺客的关系,为了安全,他又不能轻易离开这里,只得在大量护卫集中到宫殿之后命令四名贴身护卫去帮助瓦尔特。     他的脑海中现在满是精灵公主星儿的身影,那娇嫩的皮肤,那瀑布般的淡绿色长发,那玲珑的娇躯是那么的吸引着他。     依旧躺在床上的妃子曾经试探着用自己的身体去吸引维克的注意,但维克却冷冷的瞪向她,吓得她再不敢出声了。     瓦尔特快步走进内殿,微微行礼道:“陛下,我回来了。”     维克急忙问道:“法师,怎么样?有没有抓到那些入侵的刺客?”     瓦尔特脸色凝重的摇了摇头,道:“陛下,此次精灵族似乎倾巢而至,一共来了接近二十人,他们的魔法实力之强,为臣生平觐见,没有拦住他们,让他们逃了。那精灵公主也被他们救了出去。老臣无能,请陛下降罪。”     维克脸色一沉,烦躁的继续度步,怒意不断从他眼底闪过,却又发作不得。     瓦尔特是他不能得罪的,当初没有瓦尔特,就不会有他今天的地位,即使现在他掌权了,但瓦尔特在巴伦帝国的影响力之大,连他也无法相比。     良久,他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后才停下脚步,沉声道:“法师,这次让精灵族居然如此轻易的进入到皇宫之内,还全身而退,是对我们巴伦帝国的藐视。您看,有没有可能,我们去灭掉精灵族,让他们从大陆上消失。”     他本身就是个有仇必报之人,这次的事,让他感觉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极大的挑衅,心中的怒意澎湃欲出,只有消灭精灵族抢回精灵公主才能平息他心中的怒火。     瓦尔特吃了一惊,赶忙道:“陛下,万万不可啊!我们巴伦帝国和精灵族距离过远,而且他们所在地方是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虽然他们的六个种族也许并不齐心,但是,如果外族入侵到他们的领地,那六个种族必然会联合相抗,那并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     维克深吸口气,他也不是不明大局之人,瓦尔特说的他完全明白,只是先前心中怨气难平,才冲口说出要消灭精灵族的话。     “对不起,法师,我太冲动了。就按您说的办吧。不论付出多大代价,也一定不能让那些精灵逃出亚鲁城。就算他们再强大,我也不相信他们能敌的过五万的皇城护卫军。法师,这件事就由您全权处理,一有消息,尽快通知我。”     瓦尔特松了口气,赞许的看着维克,道:“陛下英明,您放心,老臣一定尽心竭力,尽量不让陛下失望。”     维克点了点头,高声道:“来人,传我命令,所有皇宫禁卫们一起动手,将皇宫内所有植物全都给我清除掉,同样的事我不希望再看到第二次。”     精灵女王恐怕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促使植物生长的魔法,却给巴伦帝国皇宫中的植物们带来了灭顶之灾。     精灵女王带领着一众精灵以及铠顿已经出了皇宫,虽然生长的旋律魔法效果已经渐渐过去,但凭借着高大的植物,他们还是成功的冲了出来。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中,精灵女王不断回望着皇宫之内,焦急的等待着。     黄沧为精灵族付出的一切,使她内心中充满了感激。人影一闪,黄沧飘身而出,令所有人顿时放下心来。重生的感觉让众人的心中充满了无比的喜悦。     林森低声道:“大家快走,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十余条身影快速的朝着亚鲁旅店的方向而去。     夜色弥漫着,十几条身影破空而至,轻巧的翻过同心旅店的大门,绕过前面的建筑,回到后院之中,他们从窗户处悄悄的进入了贵宾楼内的房间。     关好窗户拉上窗帘,众人几乎同时呼出一口长气。脸上都流露着兴奋的神色。     精灵女王从林森怀中抱过自己的女儿,紧紧的搂着星儿的娇躯,哽咽道:“宝贝,我的宝贝,你受苦了。快让妈妈看看。”她捧起星儿的俏脸,仔细的凝视着女儿憔悴的面容,泪水倾泻而下。母女相拥痛哭起来。     看着她们的样子,黄沧欣慰的笑了,他终于完成了精灵女王交付的任务,自己也算是了了一件心事。     良久,精灵女王抬起头,冲黄沧道:“孩子,你没受伤吧?那个老魔法师他有没有伤害到你?”     黄沧摇了摇头,微笑道:“精灵阿姨,您放心吧,我没事,我用能量弓射了他一箭,虽然没有射中,却把他吓呆了。可惜我的箭法太差,否则一定能要了他的性命,以后他就不能再继续帮巴伦帝国继续做坏事了。”
推荐阅读: 《神级龙珠系统》 《他欲为帝》 《卫灵雪传奇》 《青若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