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30章 给苏清绝下套

    端妃娘娘自然知道事情可大可小,便收起讶异表情,笑了一笑:“本宫不会对任何人提起。”    说着,回到贵妃椅上,瞥了三皇子一眼,又道:“皇儿,你要帮九卿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还墨少夫人一个公道。”    三皇子点头:“儿臣遵旨。”    随后,三皇子便和墨九卿一同离开皇宫,回到了三皇子府。    “九卿,我能不能看看这封信?”三皇子方才并没有看过信的内容,但看他母妃的表情,他知道墨家一定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    墨九卿颔首,递出那封信。    三皇子接过信,快速看完,随后神色震惊:“难怪母妃方才那般诧异,原来你的夫人竟然……”    说着,三皇子恍悟过来:“原来你找母妃帮忙,是想以苏颜的身份,试探那苏清绝。”    “不错,我派人在她身边打探夺魄玉的下落,但始终没有线索。若是她将夺魄玉藏在其他地方,我以这封信试探,她必定会前去拿夺魄玉,以确定苏颜的魂魄还在不在夺魄玉之中。”墨九卿淡淡点头。    秦昭的一句无心之语,可谓是点醒了关心则乱的墨九卿。    他想过了,不管夺魄玉在哪儿,这个方法都能够让苏清绝方寸大乱。    甚至可能化被动为主动,一举救出苏颜!    “这个方法的确不错,不过九卿,你可要当心苏清绝耍花样啊!”三皇子所担心的,是苏清绝去找夺魄玉时,发现苏颜的魂魄还在夺魄玉之中,就必然会知道有人冒充苏颜来试探她,甚至知道有人想救出苏颜。    而一旦苏清绝发现有人要救苏颜,她就会毁掉夺魄玉,让苏颜魂飞魄散!    另外……三皇子没点明的是,很可能苏清绝早已经毁掉了夺魄玉,苏颜早已经魂飞魄散了,那么墨九卿的这个方法就只会让苏清绝明白,她夺舍的事情已经被人发现,从而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但这个可能性太残忍了,三皇子不忍心点明。    “我会亲自跟着她。”墨九卿微微攥紧端妃娘娘模仿苏颜笔迹写的那封信,这一次他不会再错过弥补的机会!    他会亲自盯着苏清绝的一举一动,找到夺魄玉,救出苏颜!    “那就好。”三皇子点头。    ……    是夜,墨九卿悄无声息来到湖心阁西院外。    房内雾气蒸腾,丫鬟们刚刚准备好了沐浴的热水,一袭盛装的苏清绝正欲扯掉腰带,脱衣沐浴。    却听门外传来一道怪啸,随后一支利箭‘嗖’一声射入房内,擦着苏清绝的背部重重没入房内横梁上!    “来人!有刺客!保护少夫人!”伺候在房内的墨秋大惊失色,急忙挡在苏清绝身前,一边保护苏清绝的安全,一边冲门口喊道。    苏清绝却是神色如常,走上前就将那只利箭给拔下来了。    拆下箭矢上的那封信之后,苏清绝一见信上面竟然是以一个红色的‘颜’字作为落款的,心中顿时一凛!    颜?    苏颜?    她立刻转身对墨秋说道:“墨秋,你先退下。”    “可是……”墨秋面露迟疑,心中十分不解。    为何少夫人要支开她呢?    “还不退下去?是不是要我请你家少爷过来,你才肯听我的命令?”见墨秋竟然质疑自己的命令,苏清绝脸色瞬间一沉。    “是,奴婢告退。”墨秋垂眸,转身退下了。    苏清绝看着墨秋退出房间,关上房门,这才转身走到内室,将利箭射进来的信,飞快地打开!    将信一字不落地看完之后,苏清绝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苏清绝惊慌失措地起身,在屏风后面不停地踱步,脸色苍白如纸,“她不可能还活着!不可能……”    语无伦次了好一会儿,苏清绝才渐渐安静下来。    她重新打开那封信,盯着信的末尾处,一字一顿地轻念:“待我复原之际,便是我揭破你丑陋面目之时……苏颜,字。”    苏颜,真的是苏颜!    这笔迹不会错的。    想不到,她不但没有死,还不知道藏身在何处,竟敢写信来威胁自己!    苏清绝狠狠地撕碎了手里的信!    目光怨毒而森冷。    “我不会让你破坏我的幸福!”苏清绝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静心思考对策。    就在她准备将撕碎的信给烧毁,以免被其他人发现时,她却忽然闻到这封信透着一股淡淡的特殊香气。    “这是……”苏清绝眼睛一亮。    这不是城南那家出名酒肆的招牌酒,十里醉女儿红?    整个金陵城,只有城南那家酒肆才有这种酒!    而信上竟透着这种酒香之气,是不是说明苏颜有可能藏身在酒肆之中?    苏清绝阴冷地笑了。    苏颜啊苏颜,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    你给我等着吧!    第二天一大早,苏清绝就简装出门了,一个丫鬟都没带。    当苏清绝到了一条巷口,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人跟着她的时候,就飞快地换了装束,还戴了面纱。    接着,一个飞身往城南方向飞去,很快便到了城南那家有名的酒肆后门处。    她压根不知道,从昨晚她收到那封信开始,墨九卿就一直暗中跟着她。    墨九卿的实力太强,她根本无法发现墨九卿的存在。    此刻,苏清绝用银子当敲门砖,敲开了酒肆后门处门房的嘴巴,终于知道了她想知道的讯息。    “哦,你想打听名烟姑娘的消息啊?名烟姑娘的确住在我们酒肆里,不过名烟姑娘身体不好,从来不在人前露面的。”门房的小厮收了银子,笑着说道。    “这位名烟姑娘什么时候来你们酒肆的?”苏清绝压低声音,刻意隐藏身份。    小厮想了想,道:“名烟姑娘是我们酒肆大当家出远门的时候带回来的,那可得有一两年了吧?”    一两年,还是酒肆大当家出远门的时候带回来的,身体不好,从来不见客……苏清绝眼眸深了深。    这个名烟,一定就是苏颜!    她倒是命大,不但逃过了夺魄玉的夺魂锁魄,还能够借尸还魂,变成名烟回来金陵城!    “我想见名烟姑娘,你给行个方便吧。”苏清绝掏出一张千两银票,塞到那小厮手中。    小厮本来面露为难之色,但一见到巨额银票,顿时喜上眉梢,笑得合不拢嘴不:“行行行,就算难如登天我也给你想办法!”    说着,便招手领苏清绝往酒肆里溜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