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36章 信任

    身材娇小的陶云坐在办公室那宽大的老板椅里陷入了沉思,自从发现了秦东的车总出没在KTV附近,她已经知道,距离事情的真相浮出水面,不会太遥远了。    她本是个来自云南少数民族的相貌平平的普通女子,自从在寨子里见到了那个已经奄奄一息的男人,她就死心塌地的一路跟着他飘荡了十几年,尽管他出家当过和尚又蹲了3年监狱,她对他还是不离不弃,她真的很爱这个男人,正因为爱他,所以不想让他再走回曾经的老路,而那些无论在他出家、还是蹲监狱、尤其他因北京那块地而暴富之后,太多他曾经的朋友的各种居心叵测,她除了反击,并没有任何选择,所以她在秦东蹲监狱的时候开了这间KTV,更养了一批保安,为的只是在他需要的时候,随时挺身而出,只是,这事她从来没让那个一心向佛的他知道,因为她喜欢看到那个与世无争的他。    知道这事的只有熊大,而知道熊大才是这间KTV真正的老板的,也只有她自己,5年了,彼此心照不宣又配合默契,也并没有太多的罗乱,只是这次,可能只有老天才会知道,为什么他们居然直接惹上了吴迪,那可是秦东过命的兄弟,吴迪肩膀上的枪伤,就是替秦东挨的,而他们之间那牢不可破的兄弟感情,连熊大都羡慕。    办公室的另一边,红着眼睛的熊大正疯狂地殴打着马雷,这个既没用又不长眼的家伙也真挺倒霉,被吴迪踹在肚子上那脚差点踹碎了他的脾,刚刚出院就又成了熊大的出气筒,因为在找到吴迪之前,他必须给秦东个交代,而那个已经红了眼的秦东,似乎已经怀疑上了他。    不过,也幸亏马雷无能,否则他们真的弄残甚至弄死了吴迪,他们包括熊大、也包括陶云甚至包括秦东自己,谁都没有活路了,因为秦东的手段和能力,她太清楚了。    “熊大,住手吧,别打了。”眼看着马雷连哀嚎的声音都越来越小了,陶云知道,再不制止,熊大真的要弄出人命了。    “熊哥,我真的错了!”马雷的眼睛已经肿成了一道缝,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求生的机会了,直接跪倒在地上,“哥,这阵子勒索咱的那些视频真的就在那小子的苹果手机里!”    “放屁,这世上谁干那事我都信,就他不可能!”熊大又狠狠的踢了一脚,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后,示意站在旁边已经快吓尿裤子的两个保安队长把马雷弄走回医院接着养伤去吧。    陶云起身给熊大倒了杯茶,又递过去条手绢让他擦擦手,“真的一点可能都没有吗?”    “吴迪不可能,首先他不是那人更不缺钱也干不出来那种事,再说他就算缺钱,直接管我要或者管东子要就行,他要是再干那事不是脱裤子放屁吗?”    “他现在不离婚了吗?又买房子又要盖别墅的?”陶云跟吴迪并不熟,她总觉着这人太张扬又太冲动,“说不定他不好意思跟你们开口呢?”    “那个苏楠是个博士也不是个差钱的主儿,他俩那智商也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别想这个了,肯定是这个废物弄错了,咱还是合计合计怎么让东子消停消停吧,他明显已经知道那台阿尔法是这里的了,估计这几天在附近转悠,就是想找证据呢。”    “熊大,这些年真的难为你了。”陶云幽幽地说道。    “说什么呢,我也觉着东子现在的状态很好,真正难的是你,我们之间就别来这套了。”熊大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这阵子发生这些事也真挺蹊跷,老二去迪子家好几回,也没问出个情况来,那天晚上偏偏就吴迪去的那段时间,园区的监控录像全部被删掉了。”    “你说这吴迪到底去哪了啊?”    “不知道,苏楠新买的那两处房子我也都看了,奥迪车还在那,但俩人根本就没回去,我问迪子他哥了,说俩人管他哥借了台别克商务,就再也联系不上了,估计可能跟苏楠回北京见他丈母娘去了。”    ------------------------    当别克车在那些古香古色的胡同里穿梭时候,吴迪却发现这个地方他似曾相识,随手查看了一下手机的定位,他更加确认这个地方他来过无数回,只不过,以前每次他都是在晚上来这里打发夜里无聊的时间,只有这次,他是在白天来的,所以,看到的颜色是截然不同的。    “你大白天的带我来酒吧街干嘛?”吴迪已经看到了路牌明确的指明了这个地方叫“后海”。    “你对这挺熟啊?是不是没少在这祸害小姑娘啊?”苏楠轻车熟路的开到了一处有着朱红色大门的院子门口停下,“走吧,下车,你不一直吵吵着要见我妈吗?”    “你家住这?你该不是姓爱新觉罗吧?溥仪是你大爷?还是你爷爷的大爷?”吴迪有些发蒙,他有个国外的哥们在不远处开了间酒吧,所以这个地方住的都是什么人,他可太清楚了,他更知道这些外观上看起来有些破败的房子,北京人管它叫四合院,据说比尔盖茨在这附近租一年,就花了一个亿。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瞎琢磨啥呢?”苏楠的脸色有些疲惫,这一千多公里她自己开过来的,也确实难为他了,但她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男人,居然对这里那么了解。    “哎,你先给我透点底,你妈到底干嘛的啊?我别傻了吧唧的进去说错了话,再把老佛爷给得罪了就不好了。”吴迪的屁股压根就没动地方,苏楠家的背景,让他确实有点心虚,上午才去八宝山见的她爸,下午就要到后海来见她妈了?虽然她家老爷子住的那地方不是公墓,但吴迪多少也知道那地方也不是一般老百姓就能睡得起的地方。    “呵呵,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我妈也没那么吓人,就是个普通的大学教授,教信息工程的,看你那怂样。”    “废话,能不怕吗?一旦给老太太惹火了不让你跟我好了咋整,说不定再关门放狗,我这伤还没好利索呢。”    “烦人,哪那么多废话,你赶紧痛快的下车,还得喊我妈出来接你咋的?”苏楠不耐烦的下车从后备箱里拿出自己在路上临时买的礼物,嘴里不停的在念叨着,“你说你个大老爷们什么时候能长点心啊,让你买点东西那个费劲啊,回我自己家还得老娘自己去买东西。”    吴迪始终没动地方,他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徐卓那佝偻却文质彬彬的身影,内心深处居然有些莫名的恐慌,忍不住从车里探出了个脑袋,“苏楠,你上车,我跟你说两句话。”    “你什么意思啊?”苏楠不情愿的坐回了车里。    “你是不是说过,徐卓是你妈得意的门生?是你妈帮你安排的婚姻?”    “大哥,你没事吧?好端端的你提那个烂人干嘛?”苏楠一脸的厌恶,“如果你不想进去,我们可以现在就走,但希望你永远不要拿那个烂人来恶心我。”    吴迪知道,这个话题永远是两个人之间解不开的结,伸手把苏楠揽在怀里说道,“傻丫头,我只是在想,你妈喜欢的应该是那种斯斯文文的男人,而不是像我这种山猫野兽,要是老太太不同意咱俩在一起,你有心理准备吗?”    “我说你怎么那么怂啊?是不是见着女的你就怂?不过我看你怎么对我一点都不客气呢?”    “我爸也是搞科研的,他们喜欢什么样的人,我太清楚了。”    “你爸搞科研的?研究变异人种的吧?你该不是由哪个著名的混蛋克隆出来的产物吧?”苏楠抱着吴迪的脑袋一脸坏笑,“放心吧,我妈没那么凶的,宝宝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