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五十六章 安苒出手,阴冥对决!

    铁拳少年有点懵逼了,这都行!还是不是男人啊,打不赢叫女人上,这…这…简直就是厚颜无耻到了极致。    “瞎讲,不知羞耻”    安苒白了一眼江书生,碎碎了几句还是起身一跃到了擂台上挥手救下了江书生,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生气,心里反而还有种甜蜜的感觉。    “脸呢?亏你还是个读书人,脸都被你丢尽了,躲在女人背后算什么男人”    铁拳少年有点无语了,质问道。有点怀疑,这真的是个读书人吗?确定不是个假的读书人。    .文人风骨呢?读书人的傲骨呢?都被狗吃了。    “要脸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哦不,是你没脸,要是像我一样绝对可以当饭吃,香喷喷的糯米饭”    “男人,什么是男人,我还是个孩子,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不算是男人…但是你嘛”    江书生打量了着铁拳少年,瞧了瞧他的胯下诡异一笑。    “姑娘,把他交给我…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上来的,我不打女人”    铁拳少年眼神中带着不善,是可忍孰不可忍这种人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实在是太不要脸了。简直就是丢天下读书人的脸啊。    “哦,你的意思就是我不是女人你就要打我咯,当着我的面说要收拾我的男人”    “是谁给你的勇气,简直就是天大的勇气”挥手江书生落在地上,讪讪一笑有个强悍女人就是好啊。    果然有大腿抱着的感觉就是好,就在他还在幻想的时候安苒出现在他的身边,摸着他的头。    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转身就想要拔腿就跑。    看了看擂台上的铁拳少年突然有些同情了,好可怜啊。真的惨,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没有一个完好的地方。已经可以预料到他的下场了。    “哎,神女还是这个暴脾气”隐藏在虚空的麻衣看着摇了摇头,安苒是他看着长大的他还是很熟悉的。    这声感叹不知道是在说安苒,还是在梯江书生感到不幸,谁也不知道,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吧。    陈凡见到江书生的惨状不由的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诸葛无悔,顿时一哆嗦头皮发麻。这个姑奶    奶,还是算了吧。    更恐怖,杀人于无形。    ““你放心啦,我不会那个样子的,不过你要是惹得我不开心的话,我也不知道会不会突然放错东西啥的””    嘟囔着嘴,咬着胡萝卜说道大眼睛眯得很细只能看到一道缝,但是莫名的感受到一股寒意从脚底涌上心头。    第二座擂台上,黑老大面对着树小妖眼神闪烁着战意,有着黑色幽冷的火焰在慢慢燃烧起来。    浑身散发着死亡的气息,那镰刀上充斥着冤魂孤魂的气息,浓浓的死亡气息比阴间还恐怖。    “你是来自冥界”    树小妖开口,判官笔,阴阳书浮现浑身幽暗灰色的气息,眸子冰冷带着深深的寒意久久不散。    冥界,阴间的对立一界,死亡后若是入得阴间自然还有超脱轮回的机会,一道坠入冥界就是永无出头之日,只能以孤魂形式存在。    若是强大的可化作人影亦可夺舍重生,利用新的躯体在此修行,但却是天地不容不允许的。    “阴间之人,有意思”    咧嘴一笑,露出凄冷的笑容满口的大黄牙。眸子中带着杀意,不容掩饰。    “冥界,来吧”    树小妖迎身而上,这是阴冥之间的对决不在乎身份地位,只是所处站位不同,冥界之人人人得而诛之。    “一笔判生死,一页寿命断”    判官笔一出一画,带着死亡的气息浓浓的勾上一笔,阴阳书不停翻转一页出现一道人影出现。    正是黑老大的夺舍的身体,判官笔一笔可判人生死,阴阳书一页销毁可让人寿命从此归零。    “死亡神镰”    “旋风斩”    黑老大肩上扛着的镰刀出现在手上,旋转,跳跃化做一道旋风铺面而来带着浓浓的沉沦之意。    一旦被击中就是陷入沉沦,无限的苦海之中回不了头。    这就是冥界的恐怖,可以让一个活生生的人从此永坠冥界,生生世世如此没有生机可寻。    上古时期就有不少大能被拖入冥界,从此人不人鬼不鬼的造下了滔天杀戮。    树小妖,行走在阴阳间,阴阳书护卫左右,手    持判官笔一笔一划皆是致命的危险攻击。    两人的对决并没有什么恢宏的气势,有的只是无声的碰撞,每一次的攻击碰撞都是致命的。    稍微不注意不是永坠冥界无限沉沦,就是坠入阴间重启轮回。    黑老大行走在黑暗中隐藏身影,时不时的死亡剑道勾出鬼魂凄厉惨叫甚是惊悚,让人毛骨悚然。    “勾魂夺魄”    判官笔一挥,锁魂链出现伴随着马面的虚影在缓缓浮现。至于牛头,呵,估计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了。    凡事生灵都有魂魄,阴间主管生死轮回自然有手段可以勾走一个人的魂魄。    “死亡风暴”    黑老大脸上有点疼痛的感觉,眸子中带着点忌惮,与这俱躯体还没有完全的融合好,无法掩盖身影从黑暗中跌出。    死亡神镰化作一缕黑光护主神魂,若是完全融合了他根本就不怕魂魄会被勾出,此刻也没办法只能现出身形。    不然,若是损失这俱好不容易寻得的躯体得不偿失,不知道又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一具适合的躯体。    宁愿输了他都不可能让这躯体受到损伤,数千年了都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个千年。    “哼,让你一次!”    转身退下擂台,心里狠狠的记下了这笔涨,瞪了他一眼讲他的模样记在心里,出去遇到一定要想办法除掉。    行走阴阳的判官,多少年不曾见到了没想到这一世竟然出现了,冥界不怕阴间,怕的只是那行走阴阳的判官。    不确定,树小妖是不是但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个,绝对不能活。    “你不上吗?”    诸葛无悔看了一眼蹲在一旁吃胡萝卜的陈凡,眼神疑惑。    她不上是因为她不在乎,有个很厉害的哥哥就已经可以了。    “诺,我等下上”    陈凡指了指,那个带着小女孩的妙龄女子和修凛。    修凛的头发变成的火红色的,那双玉足行走的地方都是干涸一片,踏在空中凌空而立脚下的空间都在被灼烧了一样。    “请教”    修凛对上了铁拳少年,嘴唇都是红色的甚是妖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