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一百六十章 :奖项

    早已在这三年时间里,习惯面对各种大场面的催淼淼,在参加这样的一场国际性的盛事时,也表现得端正镇定。     做为全场唯一一个,穿着白色碎花小短裙的东方女孩,更是赢得了不少人的回眸,和不少摄影记者的青睐。     催淼淼圈着杜云庭的手腕,走过艳光四射的红地毯,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入座。     催淼淼在经过座位席时,余光不经意间,瞟到身旁两个位置的人的名字。抬头看向似乎对身边的一切都不以为意,只顾着维持脸上那公式化笑容的杜云庭。     嘴角拉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从容地走到杜云庭的座位旁,撩起裙摆坐下。     “你这是紧张吗?”催淼淼在杜云庭耳边低语。     杜云庭依旧保持着微笑,微微侧过头。“你觉得呢?”     怎么可能不紧张?!三年了,他音信全无,别说他胖了还是瘦了过得好不好,就连他是活着还是死了,都不知道。他找了无数名私家侦探,都沒有一个人可以找出他的下落。     这三年里的每个晚上,每晚他都会听到楼下大门里,依稀传來开门的声音。每每听到那声音,他都会迫不及待地穿衣服起身,直奔向大门。他一开始想到的不是小偷來了,而是他的承恩回來了。     只是,当他穿着毛绒妥协,披着黑色的披肩跑下楼时,那扇孤独地矗立在暖黄色灯光下的大木门,却将他一切的希望和幻想无情的摧毁。     “end,我们的位置在这边,e on!”忽然杜云庭的耳边传來一道熟悉的声音,这略带英文口音的中文,让他整个人瞬间僵在原地。     他缓缓地转过头去,双目中充斥着犹豫与期待。     这一刻他等了整整三年,他希望能快点能和他见面。但是他害怕,他害怕面对这个已经逐渐变得陌生的人。     三年的时光就犹如一条银河,将他俩无情地隔开。一切的妒忌、阴谋与猜疑,都使他们再也无法义无反顾地奔向对方。     古承恩跟着伯特走到了座位前。杜云庭以前一直觉得,白色的西装和古承恩搭配起來,简直就是绝配。因为两样东西在他眼中,都是如此的美丽圣洁。     可是当他如今看到,穿着一套白色衬衫的伯特,牵着身后同样穿着白色衬衫的古承恩,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竟觉得白色是如此的刺眼。     同样款式的衣服,一双紧紧相握的手,似乎在无声地宣誓着主人的亲密与幸福。在那一刻,所有异样的目光已经不再重要,因为他们拥有把那些鄙夷、厌恶等丑陋的眼神隔绝的能力。     他们似乎只活在自己的世界,只愿意接受善意的鲜花与掌声。而似乎此刻的他们,也只有鲜花和掌声,才能与他们相配。     杜云庭的目光,一直在古承恩的身上打转。三年沒见,如今的他变得比以前成熟,那双美丽的紫色眸子也逐渐变得深邃,如今的古承恩,就如同褪去了那名为稚气的壳,成长成为一位真的能独当一面的男人。     刚刚一直只留意身后的伯特,似乎也注意到了坐在他们身边的人是杜云庭,虽然催淼淼很友好地和他们打招呼。但她那看戏般的眼神,着实让四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更加的尴尬。     伯特正踌躇着,要不要和工作人员申请换座位。古承恩却只是冷冷地看了杜云庭一眼,便拉下自己身后的椅子,翘腿坐下。一气呵成,自然得犹如坐在身旁的两人,只是两个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的陌生人一般。     见古承恩并沒有什么异样,伯特也就不再作声,默默地在一旁坐下。     几分钟后颁奖礼正式开始,两名外国主持人操着一口流利的英文,向着观众席上的观众,和电视机后的观众问好。     主持人在舞台上到底还讲了一些什么,杜云庭已经沒心思去聆听了。他的思绪飘回当年国内的金龙奖颁奖典礼。     那个晚上他们坐得远,但是两人却似乎心有灵犀一般,在同一瞬间仰头相望。那时的甜蜜与幸福,让他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     只是现在,他们两人之间也只隔着两个人,只是彼此却都表现得如此的冷漠。似乎他们之间的距离并不是隔着两个人,而是隔着十万八千里那么遥远。     与杜云庭不同的是,古承恩看得很是认真。他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只是无论是主持人的美式笑话,还是某位英国颁奖嘉宾的英式笑话,都无法让他会心一笑。因为他,似乎已经丧失了微笑的能力。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颁发完最佳编剧和最佳导演后,两个压轴大奖准备揭晓。     首先是最佳女主角,是由外国的一名知名女演员夺得。而在准备办法最佳男主角的时候,只见画面出现了几位被提名演员的定妆照,每张定妆照在画面上逐渐放大,直到占满整个荧屏后,便开始播放该提名人演出片段。     这次《伽倪墨得斯》被提名最佳男主角的,除了扮演伽倪墨得斯的古承恩外,就是扮演宙斯的那名男演员。     该演员播放的片段是,在奥林匹克山上,第一次看到伽倪墨得斯,对伽倪墨得斯一见钟情时的那一刹那,和在盛怒之下举起射手座的弓箭,射向伽倪墨得斯的片段。     而古承恩的片段则是,在众神的宴会上为宙斯倒酒,还有在被赫拉变成一只瓶子的一瞬间,所表现出來的痛苦与不甘。     只见画面中一身伽倪墨得斯打扮的古承恩,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一只倒满酒的金色杯子,一丝不挂地站在宙斯身前。     他将刚倒满酒的被子放在自己的唇前低抿, 然后将杯子转过去给宙斯,一脸殷勤地放到宙斯的面前。     他眼中所表现出的,那对宙斯浓浓的爱意,在那一刻表现无遗。     沒有一个看到那一幕的人会去怀疑,伽倪墨得斯对宙斯的爱意,而当看着这一幕回想着结局的时候,眼中总有那么点酸涩,那么点可惜。     看完所有的画面以后,颁奖嘉宾说了几句缓和气氛的话,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现在无论说什么,都无法缓解提名人那紧张的气氛,于是便念出今年影帝的名字。
推荐阅读: 《杀死那个逝界》 《他欲为帝》 《女总裁的超能保镖》 《一世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