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五章 冥夜篇

    “我破茧成蝶,只为了和你双飞。”——冥夜     没有人知道,身为天山之巅最高权力者的我,也会有如此卑微的时刻。     我的名字叫冥夜,是夜河为我取的。     她救了我的那一天,大雪几乎要淹没整个天山。     在这寒冷的日子,若不是夜河救了我,我想我下一刻就会被皑皑的大雪冻死。     她的手触及我的那一刹那,我感受到了这个世间从未有过的温暖。     她的手和雪山上的雪一样白也和天际的太阳一样暖。     从此,她便成了我心中永远的太阳。     我被她带回了神宫,才知道,她是月神宫中的月神之女。     是啊,她那一张美丽无瑕的脸只有月之神才能与她匹配。     她问我叫什么名字。     我告诉她说我没有名字。     “我的名字叫夜河,冥冥之中又救下了你,以后你就叫冥夜吧。”     夜河为我取名,我感到无比的高兴。     其实我是有名字的,这个名字是少林寺的慧光高僧在我生下的那一天为我取的。     两个字——觉悟     我出生的那一天,漫天血光,我娘难产而死,又因慧光高僧为我取了这个名,即使我长得再出众又能如何?众人都远离我,同龄的孩子都在背后嘲笑我,笑我克死了亲娘,笑我有了这样一个名字。     觉悟、觉悟——     我不明白为何慧光高僧要给了我这样一个名字。     不明白为何我的人生一出生便要被众人所弃。     村里的孩子一边讥笑一边‘觉悟、觉悟’地唤着我,这让我觉得我就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不肯觉悟一般。     我非常痛恨这两个字,因此,当夜河问我的名字时,我告诉她说我没有名字。     我被人视为不详之婴,七岁的哪一年,我那个醉鬼的爹终于忍受不了我这个不详的孩子,将我仍到了天山。     从此,我的命运因着他的这个举动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夜河大我十岁,她是我这一辈子不愿醒来的梦。     夜河在天山对我很好,因此许多人都妒忌我,乘夜河不在,将我拉到后山对我拳打脚踢,我被打成重伤,在我几乎以为我就要死的时候,那个一身白袍的男子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的出现让所有人震惊胆颤,他不用任何招式不用任何言语,只是单单的出现,便能吓退所有人。     他对我说了一句话,让我这一辈子都铭记于心。     “若要保护自己,不是单单靠着别人的保护,与其活在别人的羽翼下,不如让自己变强。”     所以,当夜河拉着我前往大殿让我挑选一位师傅时,我提起了最大的勇气,伸手指向了那个一个白袍的男子。     那个男子是天山上的大祭司,名叫风冥。     知道他名字的那一刻,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是的,我发现了夜河深爱着风冥,我的名字并不是夜河说的那般,而是由他们俩而来的。     我又一次开始痛恨自己的名字。     我将所有的情愫埋藏起来,唯一做的便是练武。     后来,我干脆自欺欺人,宁愿相信夜河说的冥冥之中的注定也不愿去想她和风冥的事。     经过我不断的努力加上我天生的练武资质,我的武功高到连风冥都无法想象。     因为风冥重伤夜河,于是我杀了风冥。     那一刻,我用了无上的内力挽回了夜河的性命,天知道,我有多么担心夜河因为那一剑死去。     人生从未有过如此巨大的恐惧,全都因为她的重伤全部袭来。     最后,我终于成功的站在夜河的身边,成功的与她睥睨同一个天下,但她却再也不笑了。     至那件事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夜河笑。     夜河和风冥有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却没有名字。     夜河将她沉入圣湖之底,说等她苏醒的那一刻,名字由她自己来取。     我不明白夜河为何这么做,但我却选择了尊重她,尽管我不是很喜欢那个女孩,因为那个女孩总是会让我想起夜河和冥夜的一切。     郁郁寡欢的夜河终于倒下了,临死前,我对她郑重的承诺。     “夜河,相信我,我来替你得到天下。”     那一刻,我终于见到她笑了。     那一刻,我心中的太阳永远的寂灭了。     从此之后,我的人生只能沉沦于与这满身白袍相悖的黑暗之中。     我用了无上的武功和自己的寿命,上窥了天道,为了夜河的天下安排了一段精彩的棋局。     是的,所有都是我安排的。     从白羽陌和碧衫的出现起,我的计划便开始了。     当白羽陌再度回到贺兰,命运的轮盘终于转动。     我站在天山之巅,脚踏五彩灵鸟,笑看这一片即将到手的天下。     无欢被我惊人的不老外貌惊得说不出话,我尽收眼底,一笑掩过所有。     没有人知道我为何这么急于得到天下,包括无欢。     其实,我的寿命同轩辕霆野一样活不过一年,因为我悖逆了天道,又练就了无上的武功,这一身武功的代价便是缩短寿命,我提前用了以后的寿命来练奇功,以后的精力早已透支的一干二净。     所以,我急于实现夜河的愿望,这样我死了以后,就能亲口告诉夜河,我替她得到了天下。     那一天,我看到了夜河,看到了她一身青衫,笑颜如花的站在我的面前,那一场来不及说出的爱恋瞬间从心底翻涌而起。     我唤着她的名字,“夜——河”     看着她对着我笑,便是那样一笑,让我卸下了所有,那一刻,我只想走到她的身侧,牵起她的手,告诉她说。     “夜河,我这一辈子所做的不过只是为了你的倾城一笑。”     但是,我却走不动了,我在那一刹那的失神间被青锋剑刺中了右胸。     我终于倒在了冰冷的地砖上,耳边是你银铃般的笑声。     闭眼的刹那,我似乎明白了慧光高僧为我取名的意思。     觉悟——     这一辈子,我杀人无数,生命的尽头只不过是空空的等待,若是早些觉悟,或许我便不会如此。     然而,那些早已注定的事,又岂是我能觉悟,即便曾经所有人都唤我觉悟——     觉不了的醒悟,那是你作别时的微笑。     深爱在不伦之中结束。     我漆黑的尽头是否还挂着那一轮残月。     寂灭的日光,偷抱着伶仃的回忆。     这一世片刻的觉悟,     只为你的笑颜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