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170 番外【十一】

    伯尔曼一共在望燕台待了三天, 冼淼淼他们不好多留,意大利那边恐怕也不愿意他多待, 所以第四天一大早就派人送回去了。     走的前一天, 冼淼淼和任栖桐带着几个孩子又出去逛了一回。     无忧无虑姐弟是玩儿惯了的, 倒不怎么着,就是伯尔曼, 这辈子还是头一次被长辈带着出来逛街, 兴奋的不行,一双眼睛都不够看的。     任栖桐也有一般男人的脾性,不大爱逛街, 可要是身边多了老婆孩子那就不同了:这是陪老婆孩子玩儿呢, 自然是愿意的。     他平时有什么需要的都有陆海之流的帮忙□□, 自己很少往这些地方来,冷不丁出门一次, 粉丝和狗仔倒比他本人更兴奋些。     原本就在逛街的碰上了,自然是兴奋不已,不光他们自己兴奋, 还哆哆嗦嗦的打电话, 呼朋唤友……好歹他们还记得任栖桐为人冷清,倒没硬往上凑, 只是远远地看着就很开心了。     眼下是十一月初,空气清冷,却不像春天那么干,很是舒服。     无忧无虑今天穿的是同一系列的品牌童装, 都是中款的灰色羊绒大衣,下面踩着棕红色的牛皮短靴,更加凸显了超过同龄人的身高腿长,     任栖桐对无忧绝对没话说,舍不得她受一点苦,刚上楼走了没几步就弯腰问累不累,要不要抱着。     无忧连忙摇头,狠心对他充满期待的眼神做无视状,又冲小胖子招招手,说:“爸爸抱着弟弟吧。”     任栖桐是十分喜欢把孩子扛在肩头的,这种体验让他既新奇又兴奋,不仅能够有效增进亲子感情,还充分满足了他作为父亲想要展示的强悍和可靠。无忧四岁之前的日子,基本上都是这么过来的,只是略大了之后,那份运动的本能就占了上风,比起坐着亲爹牌宝马,小姑娘明显更加痴迷自己走路、奔跑。     眼下的情况基本上就是任栖桐逮着机会就想扛着女儿走两步,而无忧则是逮着机会就想自己跑两步,爷俩一个追一个躲,然后当爹的难免失落,经常晚上睡觉的时候就跟冼淼淼唠叨:     “女儿长大了,跟我都没那么亲近了。”     一开始冼淼淼还会安慰他,后来听的次数多了,就不大耐烦应付,只是胡乱的敷衍几句。     这就算不亲近了?呵呵,以后有你受的!     再说了,两个孩子完全继承了他们两口子的身高优势,无忧这会儿已经将近一米三,好些大两岁的孩子都没她高,她自己都把自己当个小大人,自然不愿意再骑在爸爸脖子上。     见女儿果然还是不想,任栖桐略有点沮丧,不过倒也顺着往儿子那边看去。得了,好歹他有两个,女儿不肯就算了,儿子将就下也就罢了……     谁承想,女儿不肯,人家小胖子也不肯!     他向来是姐姐的跟屁虫,眼见着姐姐一个人走的哒哒哒挺带劲,他又怎么肯骑大马?     于是干脆也摇头,又伸手,奶声奶气的喊:“姐姐带带我。”     无忧也喜欢逗弟弟玩儿,就熟练地牵着小胖子肉嘟嘟的小手往前去了。     从后面看去,姐弟俩差不多的衣服,一大一小的背影都显得很是快活,瞧着就叫人高兴。     可是任栖桐高兴不起来,他心里苦:     俩孩子,眼下竟是一个都没有要抱的了!     这才几年啊,他恍惚就觉得还是昨天,两个小东西都还浑身奶香,只含糊不清的哼哼着要“爸爸抱抱”呢。     都在一块过了这么多年了,他眉头微微一动冼淼淼都能猜到他想什么,一瞅就知道这是又魔怔了。     她就觉得有些好笑。     要不怎么说玩儿艺术的人多愁善感呢,恋爱之后她就觉得这人是个闷骚,婚后更是腻歪,动不动就能给你搁飘窗上弹琴,一边弹一边还拿眼睛勾搭你……等有了孩子之后瞧着是更稳重更成熟了,可实际上也没好多少。     在外面她也不好说什么,就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别发呆了,他们这也是体谅你,扛着怪累的。”     任栖桐就想说他不怕累,然后顺手又搂着老婆叹了口气,显得特别有忧郁派美男子的气质。     冼淼淼忍不住笑,眼角的余光就瞥见一旁的伯尔曼,然后笑不大出来了。     就见伯尔曼一会儿看看前面手拉手溜达的姐弟俩,一会儿瞅瞅相互搂着腰的舅舅舅妈,脸上清清楚楚的流露出羡慕和向往,越发显得孤独可怜了。     到底还是个孩子呢。     而且看着伯尔曼,冼淼淼就忍不住会想,任栖桐小时候是个什么样子,看见别人家里爸妈孩子亲亲热热的时候,他会不会难过……     这么想着,对伯尔曼也就更好了点。     她轻轻按了按任栖桐的腰,又冲伯尔曼抬抬下巴,哪知任栖桐一下子就误会了,眉毛都快飞出去,声音低却坚决道:“不行!不可能。”     我就是去跟小舅舅抢着扛十月,也不可能扛这小子!     两人的脑回路罕见的岔开了,冼淼淼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然后笑个不停。     见她这样,任栖桐也明白过来是自己相差了,旁的不说,伯尔曼都这么大了,抱着都嫌累,怎么可能给人扛着?     他也觉得有些臊得慌,跟着笑起来,周围一圈儿狗仔、粉丝和路人都跟着嗷嗷叫,激动地不行。     冼淼淼笑够了之后,就走过去牵了伯尔曼的手,“人多,别走散了。”     伯尔曼都快激动疯了,耳朵尖儿都泛红,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可到底没舍得放开。     舅妈的手软软的,暖暖的,这么抓着,感觉整个人都踏实了。     无忧无虑什么都不缺,自然也没太多想要的,出门也就是稀罕散散心、松口气,见见新鲜事物,所以姐弟俩就这么闲逛当,偶尔看见什么感兴趣的了就上去瞅一眼,没有的话倒也不在意。     中间路过玩具店的时候,无虑觉得橱窗里一只变形金刚的模型很帅气,就停下来看,还没看出什么来的,任栖桐就赶紧过来,特别爽快的让店员去开票。     不远处就有狗仔挤过来对着他们的脸拍照,又因为这个角度有点暗,闪光灯自动开启,小孩子眼睛嫩,本能的闭了眼。     任栖桐一下子就毛了,刷的扭过头去,吓得那狗仔一哆嗦,差点儿蹲地上。     冼淼淼还没来得及过去呢,伯尔曼先就开口了:“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不可以开闪光灯,要坏眼睛的。”     周围的粉丝和围观群众也纷纷出言声讨,那狗仔顿时四面楚歌,也顾不得继续拍,面红耳赤的跑走了。     经过这段插曲,任栖桐对伯尔曼倒是和气多了。     为这主动开口斥责狗仔的事,无忧还特意跟伯尔曼道谢,把他喜得跟什么似的,于是走的时候又壮着胆子问:“舅舅,舅妈,以后我还能来看你们吗?”     成员复杂的家庭里长出的孩子心眼儿也多,他也不说过来玩,而是用了个“看”,倒叫人不好拒绝了。     好在冼淼淼他们也知道这小子没什么坏心思,怕是真的孤单怕了,就也点了头。     ********     又过了些日子,无忧照例跟十月他们去骑马,结果安琪却打电话来,推说有事不去了。     那哪儿成啊!     无忧自认是个非常讲义气的人,干脆自己也不去了,直奔安琪家,想瞧瞧她到底有什么事儿。谁知去了之后才发现,那姐姐正憋在书房里抄史书练字呢,哪儿像真有事的样子。     无忧就是个小人精,年纪虽小,注意却多,又敢说敢做,长辈们都喜欢她的这份机灵果敢。     跟安琪旁敲侧击问了几句之后,无忧就笑了,直接拉着她的手往外走,边走边说:“回头我替你问问十月。”     安琪脸上红的都快爆炸了,死活抱着门槛不肯出去。     原本无忧猜出来她就够不好意思的了,这要是真的问了,她就更要把脑袋埋到地里去了!     无忧又急又气又恨,觉得这些人的想法做派还真是想不通,喜欢不喜欢的,不过是一句话罢了,既然想知道对方的心意那就问啊!可是又不敢问,别人替你问也不肯,时间一长还不得把自己憋死啊?     安琪到底没出门,无忧也没心思骑马了,一个人拖着脸琢磨半天,又戳着弟弟的肥屁股逗了会儿,干脆叫司机备车,直奔老宅。     这个时间十月在上学,尚云清最近也出去巡视产业,白天就尚清寒一个人在家,也是寂寞,这会儿见她巴巴儿的来了,登时喜得无可无不可,一脸褶子都要笑裂了。     他问无忧什么事,小姑娘也不说,就是睁着一双酷似任栖桐的眼睛笑嘻嘻的保密,一直等到十月回来了,兄妹俩又钻到角落说悄悄话。     十月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豆丁妹妹竟然是跑来过问自己的感情生活的,一时间都愣了,很有点哭笑不得。     现在的小孩儿都这么早熟了?     见他久久不说话,无忧很着急,琢磨着该不会真的被安琪姐姐说中了吧?     安琪姐姐多好啊,她就没见过懂得这么多的人!而且还得了好多奖,待人也特别好……     想得太多的结果就是无忧瞬间难过起来,心想假如哥哥真的不喜欢安琪姐姐,那么他们也不能强迫,可以后要是安琪姐姐跟别人在一起了,自己是不是就不能找她玩了?     看她慢慢把一张小脸皱成包子,十月忍不住笑了,伸手摸摸她的脑袋,说:“傻姑娘,我有数的。”     无忧仰头看他,不大相信的样子,又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道:“哥哥,要抓紧呀,爸爸说过的,喜欢了就要说,不然以后要后悔的!”     “知道了,”十月没忍住,弯腰亲了亲她的脸颊,又拉着她往外走,“在这里吃饭吧,来之前跟家里说了吗……”     无忧皱了皱小鼻子,哼哼道:“当然说啦,我又不是那个什么冒冒失失的堂哥……”     不过叫无忧不满的是,那次谈话之后,十月对安琪竟然还是没什么表示,后者也有些蔫蔫的,觉得自己可能要结束人生中的首次暗恋。     然后到了年底,亲朋好友间难免要相互串门,尚清寒也带着儿子孙子往老朋友家里去,一群大人凑在一起说话,两个小的自然也就到了一起。     这会儿安琪对十月还是很喜欢的,可见他还是那副如同春风般温柔的模样,尤其是看他对家里的阿姨也那么和气,再回想起来他们外出时他对随便哪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也都这样后,就又有些泄气。     有什么用呢!     珠圆玉润的小姑娘就有点不高兴,也懒得招呼客人,自己端着个大盘子扎水果吃,头都不抬一下。     吃着吃着,就听旁边一声轻笑。她抬头一看,正对上那双温温润润的眼睛,心脏很不争气的狠跳一下。     了,了不起啊?长得好看了不起啊?     这么想着,安琪又愤愤的吃了两口。     十月笑的眉眼弯弯,柔声道:“当心吃不下晚饭。”     安琪又羞又气,不由得瞪了他一眼,“又没吃你家的,要你管!”     话音未落,就见十月笑的更欢,眼中的笑意一圈圈荡开,像一波最柔和的春水。     安琪就有些恼,觉得这人真是太可恶了,明明没那个意思,还到处撩拨,太讨厌了!     她还没发脾气呢,十月就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来一个漂亮的小木盒,直接放到她面前,说:“新年礼物。”     安琪愣了下,闷闷道:“我可没给你准备。”     十月还是那副笑吟吟的样子,只是以眼神示意她打开看。     安琪竟有些紧张,擦了擦手,才沉住气去开了盒子,然后就愣住了。     很小巧的玉雕吊坠,是一串豆子的模样,有果有叶,穿着细细的链子,温温润润的,灵动中透着几分憨厚可爱。     她顿时就爱上了。     只是这豆子……瞧着有几分眼熟,是什么来着?     安琪刚一抬头,就见十月又冲自己一笑,轻轻道:“红豆。”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嗷嗷嗷,卧槽,老夫的这颗少女心啊啊啊!吐血!     差不多真就写完了,望天,话说其实番外这种温温润润的,细水长流式的平缓是我最爱的…… 166阅读网
推荐阅读: 《后世成神记》 《超神里的骑士》 《书剑江湖记》 《星脉荒路